首頁 >> 哲學 >> 綜合研究
當代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的新進展
2020年01月03日 16:29 來源:《東岳論叢》 作者:孫民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New Progress in the Study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 in Contemporary China

  作者簡介:孫民(1969- ),男,山東理工大學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山東 淄博 255049

  原發信息:《東岳論叢》(濟南)2019年第20195期

  內容提要:歷史唯物主義本真精神體現在不斷地破解時代提出的重大理論與實踐問題。這意味著,歷史唯物主義把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視為其生命。最近幾年來,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界圍繞著歷史唯物主義何以可能、發展形態與理論實質、研究范式及其關注現實的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推進了當代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但是,在取得上述成就的同時,也存在著諸多值得反思之處。只有從理論、現實與歷史的辯證關系中反思當代中國的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才能實質性地發展和創新歷史唯物主義,從而真正切入歷史唯物主義的本真精神。

  關鍵詞:當代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新進展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習近平的人民利益觀與實踐研究”(項目編號:18BKS134)的階段性成果。

 

  最近幾年來,歷史唯物主義再度成為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界馬克思主義哲學領域研究的熱點問題之一。學者們圍繞著歷史唯物主義何以可能、發展形態與理論實質、研究范式及其關注現實的理論自覺等方面展開了多維度的探討,取得了豐碩的研究成果。應該說,最近幾年的歷史唯物主義研究,無論是問題意識,還是現實關懷,抑或思維方式的變革,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本文旨在對這一研究成果的主要觀點做一學術評價,從而對當代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提供一點有益的啟示。

  一、歷史唯物主義何以可能?

  歷史唯物主義何以可能?這是歷史唯物主義性質的前提問題和根本問題,不僅關涉到歷史唯物主義對自由主義和歷史虛無主義的抵御,而且還關涉到歷史唯物主義的生命活力問題。

  從理論與實踐統一的內在關系中論證歷史唯物主義的可能性,是一項刻不容緩的時代課題。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有學者指出,歷史辯證法的確立表明一種從根本上不同于近代科學方法的唯物主義地把握歷史的方法的形成,這是歷史唯物主義形成所需要考慮的。把歷史領域視為自然唯物主義的過渡并不是真正的歷史唯物主義,從根本意義上說,歷史唯物主義表現為一種辯證法的歷史原則,它是對思辨唯心哲學的揚棄并區別于抽象的近代科學方法。只有這樣,唯物主義才能以歷史領域為研究對象,從而才能真正表征歷史唯物主義的存在基礎和真實內涵。應該指出的是,歷史作為歷史唯物主義的研究對象,主要通過對其進行解釋而構建的;倘若離開了以辯證法為基礎的唯物主義,那么歷史作為歷史唯物主義的研究對象就不能科學地把握。同樣,研究歷史對象必須要通過作為方法的歷史,只有通過近代科學方法把握歷史領域,才能真正理解歷史的解釋原則。換言之,近代科學并不能真正理解歷史,在此基礎上,隨著維柯的歷史方法以及德國古典哲學的創立,歷史唯物主義才從根本上得以建構①。從根本意義上說,歷史唯物主義的可能性在于,對歷史的理解和歷史的解釋不僅僅是唯物主義,而且是辯證法,正是繼承了德國古典哲學的關于歷史的優秀成果,才形成這一歷史唯物主義思想的,也就是說,歷史唯物主義的形成具有理論與現實的根基。進一步說,歷史唯物主義吸收了近代歷史科學和德國古典哲學的歷史原則,并創造性地發展與創新,從而使歷史唯物主義從根基處超越了近代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方法論原則。有學者指出,歷史唯物主義中的歷史性是對象性實踐活動中事物的開放性及其生成,體現了一種開放的可能性觀念,從而在內在否定和不斷生成中表征自身的存在。更為重要的是,歷史唯物主義打破了觀念意識的自我封閉體系,從而使得思維與存在、物質與精神、主觀與客觀之間的對立在物質生產生活實踐中得以統一。這表明,歷史唯物主義中的歷史不是自在的絕對的客觀的,而是去除了現代主體性的神秘面紗。換言之,歷史表現為追求著自己的目的活動,不是某種精神的推動或者自然內在演化過程,它是現實的實踐活動的產物和結果。歷史唯物主義的可能性還體現在:第一,歷史唯物主義通過表征自身的存在,從而在反思的高度去認識必然性與偶然性之間的抽象對立,進而為后現代思潮的發展提供了豐富的思想來源;第二,對歷史唯物主義中歷史內涵的理解,就必須通過辯證的可能性意識,科學地理解觀念與現實二者之間的內在關系,從而開創一個存在意義中的新空間,從根基處回應犬儒主義、懷疑主義和虛無主義意識形態的挑戰②。歷史唯物主義作為可能性是在對各種懷疑主義、相對主義及其錯誤思潮的回應和批判中固守自己的理論內涵的,換言之,歷史唯物主義不是故步自封、抱殘守缺的思想,而是開放、包容的理論;自我批判、自我揚棄和自我發展是其內在特質。這意味著,歷史唯物主義的可能性不是簡單的是與非,而是具有豐富內涵的現實的歷史,它必定既具有現實性,又具有超越性,而且,現實性與超越性的內在統一,總是歷史唯物主義的一體兩翼,是同一個硬幣的兩個方面。

  毋庸置疑,《德意志意識形態》是歷史唯物主義形成的標志性著作。在這部重要的著作中,馬克思提出了物質生產是歷史唯物主義的核心概念。物質生產不僅生產生產資料,而且還生產社會關系,如果說生產資料是感性的,那么,社會關系是超感性的,只有社會關系不斷地變革,才能真正地改造世界。歷史唯物主義正是以物質生產為基礎,把變革社會關系——推翻舊世界,建構新世界——作為自己的理論本質。歷史唯物主義視閾中的社會現實問題,是現實的存在論,即是說,歷史唯物主義不僅要關注人們吃喝穿住的形而下問題,更要關注吃喝穿住背后的社會關系的形而上問題,歷史唯物主義視閾中的形而下的問題與形而上的問題是一個有機的不可分割的整體。

  歷史唯物主義的可能性思想還在于,它實現了“總體性”的革命,從根基上解決了人類實踐所面臨的重大問題。歷史唯物主義之可能性在于基于實踐生存論維度,為人類遭遇并在資本主義社會急需破解的自由問題上提供了新的歷史分析方法。具體表現在,它不同于歷史不可知論、歷史實用論、神學唯心論、先驗理性史觀以及人本學唯心史觀等西方傳統的歷史理解范式,而是把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作為歷史展開的前提,揭示出歷史的動力在于分工導致生產力與交往形式的矛盾運動,由此導致所有制的不同表現形式以及人道異化不自由程度的加深,進而提出共產主義的性質以及無產階級作為實現歷史目標的主體地位。正是在歷史的前提、動力、目的、主體以及實現路徑等核心問題上實現了革命性的突破,歷史唯物主義成為可能性的理論③。歷史唯物主義的可能性體現在對社會歷史的認識和把握不是局部、而是總體性的變革。更為重要的是,歷史唯物主義的總體性變革不是唯心主義的變革,而是立足于現實歷史的唯物主義總體性變革。這意味著,歷史唯物主義不僅僅是立足于現實歷史的社會發展理論,還是超越現實歷史的社會批判理論?!顿Y本論》是真正的歷史唯物主義集大成的著作,是現實的存在論,是活的歷史唯物主義,深刻地表征了歷史唯物主義如何從理論和實踐切入社會現實。需要指出的是,歷史唯物主義的總體性不是唯心主義的總體性,而是唯物主義的總體性。事實上,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奠基者之一盧卡奇在《歷史與階級意識》中,對歷史唯物主義提出了諸多新觀點、新見解,但是,由于盧卡奇是戴著黑格爾的眼鏡,無法超越黑格爾的歷史唯心主義的總體性,所以,他最終還是未能把握歷史唯物主義的真精神。

  眾所周知,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有學者提出廣義歷史唯物主義與狹義歷史唯物主義的概念,對推進歷史唯物主義研究起了極大的促進作用④。隨著研究的深入,有學者指出,我們以往理解的歷史唯物主義還沒有完全反映馬克思的相關思想,唯物史觀的理論基礎還不牢固,它的可能性沒有得到學術上的夯實。馬克思的歷史觀是大唯物史觀,它把歷史理解為在人的勞動實踐基礎上自然界、人類社會和人自身的相互作用協同進化,理解為人的自我改變,即人的形成史和解放史。勞動實踐是馬克思唯物史觀的核心思想,實踐活動是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合理因素的結合,體現了人的受動性,也體現了人的能動性。把勞動實踐活動作為歷史的基礎,在唯物主義前提下深刻揭示了人的主體性、能動性和創造性在歷史中的作用⑤。事實上,勞動實踐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基石,從馬克思的《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到《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再到《資本論》,勞動實踐思想貫穿始終。馬克思通過對勞動實踐的分析,展開人的豐富的歷史性、社會性和超越性,從而為改造社會提供堅實的根基。大唯物史觀思想從根基上夯實了歷史唯物主義的基礎,真實地再現了歷史唯物主義的思想面貌。

  歷史唯物主義何以可能之所以成為最近幾年學界研究的熱點問題,主要原因在于學者的討論并沒有僅僅局限于經典歷史唯物主義所指涉的內容,而是力求回答歷史唯物主義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關系這些涉及重新理解馬克思的重大理論問題。堅持和發展歷史唯物主義的前提是,正確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真精神。這種討論為重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論原則。

  有學者特別指出,歷史唯物主義作為一個可能性的理論,它既體現了哲學理論發展中相應的理論之維,也體現了實踐哲學所包含的實踐之維。正是由于實踐的維度,歷史唯物主義才沒有成為空洞的經驗主義哲學,才同經驗哲學在理論上劃清了界限;歷史唯物主義包含實踐維度,才同實踐哲學相互貫通,同時在對必然性的東西深入探索中取得了科學的理論成果,將對實踐的思考推向了新的高度⑥。從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歷史唯物主義的可能性不僅僅在于對理論的突破,而且還在于實踐的突破,理論與實踐真實地達到內在的統一。

  在當代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中,關于歷史唯物主義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關系、與傳統哲學的關系、與現代哲學的關系等等,都需要從理論深處進一步研究和澄清。恩格斯曾指出,每一個時代都有自身的理論思維,這種理論思維是時代的產物,在不同的發展時代,理論思維所表現出來的形式和內容也完全不同。無疑,歷史唯物主義在總體上是對傳統哲學的繼承與發展,是時代精神的精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就是歷史唯物主義。從根本的意義上說,歷史唯物主義把人類自由解放作為自己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并從理論維度與實踐維度的辯證統一中踐行,這是歷史唯物主義與現代西方哲學的根本區別。

  二、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形態及其意蘊

  關于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形態,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學者即達成了共識:歷史唯物主義具有原初形態、次生形態和再次生形態,這對于發展和創新歷史唯物主義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最近幾年,學者結合全球化時代的新特征,基于總體的、整體性的視角來研究歷史唯物主義,剖析歷史唯物主義的內在本質和發展特征,從而深化了歷史唯物主義理論的發展與創新。有學者認為,應該通過社會歷史認識的歷程來理解歷史唯物主義。從本質上講,歷史的維度和現實的維度是歷史唯物主義的根本。歷史唯物主義的形成是建立在唯物主義和辯證法的基礎上的,通過實踐從而創立了新辯證法和新唯物主義,從而使得歷史唯物主義是一個內涵豐富的理論整體。換句話說,歷史唯物主義根本上是社會歷史哲學,并能夠同社會歷史科學有機結合。它體現了社會歷史本體論、社會歷史認識論、社會歷史辯證法、社會歷史價值論這些理論之間的辯證統一??傊?,歷史唯物主義是經典形態與發展形態的統一,我們應該通過歷史之維和現實之維來理解其內在的理論內核⑦。歷史唯物主義不是書齋里的學問,而是在人類歷史的發展中不斷變革的理論;諸多學者,如李德順、馬俊峰、張曙光、曠三平、仰海峰等從歷史唯物主義的深層結構和資本邏輯的批判中研究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形態,歷史唯物主義的深刻意蘊不斷地被揭示出來。作為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基礎的歷史唯物主義,不僅僅是解釋世界,更為重要的是,在對現實世界的改造中,在對時代的物質生活的變革中發展與創新。

  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與時代密切相關,也就是說,歷史唯物主義在與時代的對話中,不斷發展和創新理論形態。有學者在本世紀初提出歷史唯物主義理論特質與敘述方式的關系問題,即是說,馬克思創立的歷史唯物主義基本理論必須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的傳統敘述方式必須隨著時代的變化而加以改變⑧,這實際上是歷史唯物主義如何在時代的變革中發展自身的問題。今天我們生活的時代與馬克思的時代發生了重大變化,這就更加需要把持歷史唯物主義的精神內核,從而深入把握現實社會中的重大理論與實踐問題,堅持問題中的歷史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中的問題的辯證統一。

  正因為如此,有學者提出歷史唯物主義的當代形態的新概念,從理論深層次上力求解決歷史唯物主義的當代發展問題。恩格斯指出:“資本和勞動的關系,是我們全部現代社會體系所圍繞旋轉的軸心?!雹狁R克思強調:“雇傭工人、資本家和土地所有者,形成建立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基礎上的現代社會的三大階級?!雹怦R克思時代的主要問題是資本與勞動的關系。進入全球化時代,由于資本全球化的不斷發展,資本本身的形態和要素也發生了重大變化,世界歷史的發展面貌也得到了不斷變革,使當年馬克思所闡釋的以工業資本占主導地位的歷史場景發生了重大改變,出現了所謂信息化、知識化、空間化、多元化、分散化、符號化、消費化等趨勢,形成了新歷史場景。歷史場景不等于歷史的深層結構和在場本質,但卻是歷史表層結構的深刻變化。我們既不能因為堅持馬克思的一般歷史唯物主義原則而拒斥世界歷史場景發生的深刻變化,從而以低于歷史水平的傳統理論簡單剪裁事實;更不能借口歷史場景的深刻變化而根本放棄歷史唯物主義基本原理和原則立場,跌進后馬克思主義的泥潭之中。今天,怎樣將堅持馬克思對資本批判的一般原則與創新歷史理論形態統一起來,科學闡釋因資本創新而形成的新全球化歷史場景,成為歷史唯物主義在當代的根本任務(11)。這深刻地啟示我們,馬克思創立的歷史唯物主義的原則立場、基本觀點和價值指向是不會過時的,無論歷史唯物主義形態如何發展,我們都要堅守這一歷史唯物主義的理論硬核。

  問題的關鍵在于,歷史唯物主義的理論硬核不會過時,并不意味其表現形式不會過時,也就是說,歷史唯物主義的表現形式必須回應時代與社會現實生活的深刻變革,從深層和結構上以及表現形式上不斷地發展與創新,這樣,才能使歷史唯物主義始終站在時代的制高點上,解答人類歷史之謎。

  進一步說,關于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形態問題既是一個理論問題,又是一個實踐問題,這應該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歷史唯物主義研究中仍然存在著文本解讀、文本考據等拘泥于字面的簡單分析,而無視時代的變革抱殘守缺,這無利于歷史唯物主義研究的發展。文本學研究,脫離了歷史唯物主義的核心思想和問題意識,就不能真正發展與創新歷史唯物主義。當然,不是說馬克思文本學研究不重要,事實上,馬克思的許多文本所蘊含的歷史唯物主義思想創新,還沒有得到深入研究和重視,如《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恩格斯曾經推薦這部歷史唯物主義運用和創新的著作;再如《資本論》,其對商品拜物教、貨幣拜物教和資本拜物教的批判,不僅是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典范之作,而且是發展和創新歷史唯物主義的典范之作,《資本論》的歷史唯物主義思想,需要進一步研究和闡發。對此,學界已注意到這種傾向,并發表了諸多成果論證歷史唯物主義發展的內在邏輯。如,自上個世紀羅爾斯《正義論》問世以來,政治哲學成為學術界研究的顯學,歷史唯物主義與政治哲學的關系成為學者研究的關鍵問題。歷史唯物主義理應成為政治哲學的理論基礎,回答歷史唯物主義視閾中的公平、正義等諸多政治哲學的重大問題,這應該是歷史唯物主義發展的理論與實踐訴求(12)。但是,《資本論》所蘊含的政治哲學的理論基礎歷史唯物主義,或者說,《資本論》中歷史唯物主義與政治哲學的內在關系還沒有引起學者的重視和研究。歷史唯物主義發展形態的內在邏輯應是自身理論發展變革與社會現實的訴求始終保持辯證的張力,真正達到這一要求,就應該深入研究馬克思經典著作所蘊含的重大理論與現實問題。

作者簡介

姓名:孫民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香港开马开奖现场直播 体彩江苏7位数彩票 十一选五河北 中超 麻将来了安卓 黑桃互动手游官网 网上配资 广西十一选五免费计划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 平特肖公式计算加9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