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綜合研究
從自覺到自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認知、客觀基礎與成長空間
2020年01月03日 14:08 來源:《探索》 作者:桑玉成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From Self-consciousness to Self-confidence: Historical Cognition,Objective Basis and Growing Space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作者簡介:桑玉成(1955- ),男,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政治學會副會長,上海市政治學會會長。上海 200433

  原發信息:《探索》第20193期

  內容提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經歷了一個從自覺到自信的發展過程。從歷史認知角度來看,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把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原則與中國的實際國情和人民的實踐創造相結合。制度自信本質上是一種制度認同,是人們對制度體系贊成、擁護和支持的傾向。制度的科學性、人民性、有效性和成長性提供了制度認同的客觀基礎。在新時代,要足夠重視并培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自信在效力空間、運行空間、類型空間以及德性空間等方面的成長性。

  關鍵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自覺/制度自信/歷史認知/客觀基礎/成長空間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一套制度體系,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制度的總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根本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近代以來中國人民在探索民族復興之路的歷史進程中逐漸建立和完善起來的,體現了對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的正確把握,對中華民族自己的歷史傳統的高度自覺,對傳統社會主義、西方資本主義制度模式的深刻警醒以及對改革開放實踐經驗的不斷提升和總結。從某種意義上說,“四個自信”是我們立國富國強國的根基。就制度自信而言,我們認識到,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中國人民,經過多年革命和建設的探索和實踐,已經建立起一套適合中國國情并相對完善的國家治理體系。正是基于這樣的基本判斷,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鄭重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即“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然要求,也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應有之義”[1]104。本文主要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認知、檢驗標準和未來成長空間的角度,來探討制度自信的基礎性問題。

  1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認知

  制度自信本質上是一種制度認同,是生活在這一制度環境下的人們對其制度體系真誠的贊成、擁護和支持的傾向,并表現為對于該制度有效性的尊重和維護。人們之所以產生對于制度的自信,或者說制度之所以得到人們的認同,取決于非常復雜的因素,它不僅是由制度本身的特性所決定的,也取決于人們對于制度從選擇到認同再到自覺自信的歷史認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也經歷了一個從選擇到自覺再到自信的發展過程,它是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把馬克思科學社會主義原則與中國國情以及人民實踐創造相結合的產物。

  鴉片戰爭以后,在中華民族走向沉淪的過程中,一些先進的中國人曾經企圖通過走資本主義道路,建立資本主義制度,實現國家、民族的復興。但是辛亥革命的失敗說明資產階級民主共和制度等并非民族復興正確的制度選項。于是,近代中國的歷史開始轉向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關于未來社會主義社會的基本制度構想——無產階級專政、人民民主、公有制、按勞分配等逐漸被一些先進的中國知識分子所接受,成為他們改造中國、復興民族的制度選擇。一戰結束以后,在協約國勝利的歡呼聲、十月革命的槍炮聲中,李大釗敏銳地意識到,戰爭的勝利實際上是布爾什維克黨人所代表的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的勝利,俄國十月革命的目的是“把現在為社會主義的障礙的國家界限打破,把資本家獨占利益的生產制度打破”[2]114。陳獨秀則明確宣稱,隨著資本主義制度的“崩壞”,“代他而起的自然是社會主義的生產方法”,即“一切生產工具都歸生產勞動者所有,一切權都歸勞動者執掌”[3]200-201。李達也認為,未來的社會是“大家都要做工,都能得飯吃得衣穿”[4]41的社會。

  中國共產黨建立初始,就旗幟鮮明地提出了“推翻資產階級的政權”,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消滅“資本家私有制”,實行“社會共有”[5]3等在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口號和奮斗目標。中共二大以后,中國共產黨人開始投入到“聯絡民主派共同對封建式的軍閥革命”的民主革命洪流中,但是最低綱領的提出并沒有淹滅其長遠目標和最高綱領,中國共產黨人始終牢記著按照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奮斗目標。中共二大明確提出,中國共產黨要在民主革命的基礎上,“用階級斗爭的手段,建立勞農專政的政治,鏟除私有財產制度,漸次達到一個共產主義的社會”[5]116。七大黨章進一步強調,中國共產黨人當前的任務是“為建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與富強的各革命階級聯盟與各民族自由聯合的新民主主義聯邦共和國而奮斗”,將來則要“為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制度而奮斗”[6]116。這些說明,中國共產黨人對未來在中國建立什么樣的國家、采取什么樣的制度從一開始就有明確認知。

  民主革命勝利,社會主義制度在我國確立后,在中國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探索和改革開放的實踐中,中國共產黨人一直強調要牢牢把握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強調老祖宗不能丟,丟了就不是社會主義。毛澤東指出:“馬克思列寧主義、斯大林講得對的那些方面,我們一定要繼續努力學習?!盵7]263鄧小平強調:“過去行之有效的東西,我們必須堅持,特別是根本制度,社會主義制度,社會主義公有制,那是不能動搖的?!盵8]133習近平也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所以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么主義,就是因為我們沒有丟掉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丟了就不是社會主義了[1]22。

  中國共產黨人是馬克思主義者,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系實際、實事求是的踐行者,在強調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的同時,強調中國國情的重要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就是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和中國國情相結合的產物,“是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和中國社會發展歷史邏輯的辯證統一”[1]21,體現了中國人民對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的一貫堅持、對自己的歷史文化傳統的高度自覺和對蘇聯經驗、西方制度的深刻反省。習近平曾指出,制度的設計和發展要堅持從國情出發、從實際出發,要在獨立自主的基礎上消化吸收別人的好東西,化成我們自己的好東西[1]106。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形成過程中,我們曾經學習和借鑒蘇聯的制度模式,但又不斷根據中國特殊的歷史傳承、現實需要進行調適和再創造。民主革命時期,在論及新民主主義共和國的國體時,毛澤東認為它既與歐美式的資產階級專政的、資產階級共和國相區別,又和蘇聯式的、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共和國不一樣,是無產階級領導的多個階級聯合專政的新民主主義共和國[9]675。相應的政體是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采取民主集中制,由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決定大政方針,選舉政府”[10]1057。在建立我國基本經濟制度過程中,我們也沒有照搬蘇聯模式,而是在充分考慮民族工商業有利于國計民生的積極作用,充分發揮民族資產階級知識、技能、特長的基礎上,以和平贖買這一獨創方式實現了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改造,完成了對剝奪者的剝奪,建立了社會主義公有制。社會主義制度建立后,毛澤東曾告誡全黨要以蘇聯的經驗教訓為警鑒,“不能盲目地學,不能照抄,機械搬運”,要結合自己的實際,不要學習別人的短處[7]262。這些都集中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對制度認知和制度選擇的高度自覺。

  在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不斷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建設過程中,中國共產黨人更是將從實際出發、學習吸收借鑒別國經驗的辯證統一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建立和不斷完善了既有家國情懷又符合世界潮流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并逐漸增強了對這種制度的高度自信。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就曾指出,“在中國建設社會主義這樣的事,馬克思的本本上找不出來,列寧的本本上也找不出來,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情況,各自的經歷不同,所以要獨立思考”[11]260。面對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后的復雜情況,江澤民強調,我們的政治體制改革,“絕不是搞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而是不斷加強適合中國國情的民主法制建設,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12]338。在總結改革開放40年來的經驗時,習近平指出,正是因為我們不斷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勇敢推進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制度創新、文化創新以及各方面創新,不斷賦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以鮮明的實踐特色、理論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13],才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彰顯出旺盛的生命力,才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擁有堅實的歷史和現實根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長期實踐取得的根本成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堅持實事求是,堅持走群眾路線,在充分調動全國人民的首創精神、充分發揮人民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充分尊重人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實踐中,不斷將行之有效的方針政策上升為黨和國家制度的過程中創立和完善起來的,是對改革開放實踐經驗的總結和提升。

  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老一代中國共產黨人曾經對如何在中國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制度進行過艱辛的探索,實現了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的平穩、順利過渡,第一次在中國的大地上,將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運用于實踐,對于在中國這樣一個十分貧窮、落后的國度里,思考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并且開展了豐富的實踐活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積累了大量正、反兩個方面的經驗和教訓,對社會主義制度在不同發展時期和不同發展階段的差異性有了一定的認識,對其后的改革開放、進一步構建符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制度體系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了改革開放,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既是對新中國成立后前三十年社會主義制度建設經驗教訓的深刻總結,又體現了對改革開放成功經驗的高度自信。這種自信的基礎和前提是因為我們既堅持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和中國實際相結合,又始終堅持黨的群眾路線,充分發揮人民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就指出:“實事求是,是無產階級世界觀的基礎,是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基礎。過去我們搞革命所取得的一切勝利,是靠實事求是;現在我們要實現四個現代化,同樣要靠實事求是?!盵8]143鄧小平同時強調,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中,必須“緊緊地依靠群眾,密切地聯系群眾……才能形成強大的力量,順利地完成自己的各項任務”[8]342。在改革開放向縱深推進的過程中,黨的歷屆領導人都十分強調要緊緊依靠人民,誠心誠意為人民謀利益,同時要從人民群眾中汲取前進的力量[14]271;要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不僅要尊重人民的主體地位,尊重人民的首創精神,還要向人民學習,拜人民為師[15]532,鮮明地突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來源。

  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建設,很多都來源于黨對人民群眾實踐經驗的總結和提升。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起源于安徽小崗村農民對原來的農村“大集體”經濟體制的否定,這個“發明權是農民的”[11]382。多種所有制經濟的生成,也與基層社會中鄉鎮企業的興起,民眾為追求更好的生活沖破阻撓而從事多種經營活動密切相關。在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過程中,正是因為我們充分尊重人民依法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文化事業、管理社會事務的民主權利,才使人民代表大會的立法權、監督權不斷加強。

  由于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認知是正確的、選擇是自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建立在人民利益和人民實踐的基礎之上的,所以才使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自信具有了堅實的思想基礎、理論基礎、群眾基礎和實踐基礎。

作者簡介

姓名:桑玉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网上电玩金蟾捕鱼 12bet娱乐城百家乐 重庆十分开奖走势图 德甲联赛赛程积分排名2019 北京pc蛋蛋群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2017 平特一尾公式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王者捕鱼现金官网win 一木棋牌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