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外國哲學
泰勒論從“可滲透自我”到“緩沖自我”的轉型
2020年01月03日 10:39 來源:《哲學動態》 作者:張瑞臣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查爾斯·泰勒從可滲透自我緩沖自我的轉型理論對現代性進行了深入反思。這種自我轉型在現代世界的形成過程中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同時也引發了諸多的效應。自我轉型同祛魅的進程密切地關聯在一起: 可滲透的自我生活在迷魅的世界之中,世界中的力與意義都可以滲透進自我當中; 緩沖自我則生活在祛魅的世界中,他在內在與外在、理智與欲望之間劃出了明顯的界限。自我轉型的過程也是從嵌入到脫嵌的過程,現代性自我是大脫嵌之后的產物。但是,現代性自我也帶來了諸多的隱憂,尤其表現為原子式個人主義的泛濫與生命意義的缺失。泰勒的理論能夠幫助我們思考和回應這種自我轉型所帶來的現代性后果。 

    關鍵詞: 可滲透自我  緩沖自我  轉型  祛魅  大脫嵌 

    作者:張瑞臣, 云南大學西南邊疆少數民族研究中心、 山東大學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

    來源:《哲學動態》2019年第9期

     西方現代性的轉型是伴隨著自我的轉型而來的。從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到康德的人為自然立法,再到胡塞爾的先驗自我的絕對性等,主體性原則在現代西方哲學中被牢固地確立起來,自我變得越來越重要。雖然???、德里達等人試圖消解主體性,但是對于主體性的解構恰恰是主體性原則的延伸,其所關注的依舊是自我問題??傊?,自我的轉型是西方現代性的一個突出標識,而查爾斯·泰勒( Charles Taylor) 所試圖把握的就是這種自我轉型。筆者將表明,不同于傳統哲學對自我的抽象和孤立把握,泰勒的努力正是將自我重新放置到具體的生活形式和現代世界轉型的大背景當中,而這種自我轉型將被描繪為從可滲透自我( porous self) ”緩沖自我( buffered self) ”的轉型。 

    泰勒對可滲透的自我和緩沖自我的考察是在世俗性、現代性的大背景之下展開的。自我的轉型是世俗化的一個至關重要的環節。世俗化轉型包括多個方面,如從迷魅到祛魅的轉型、從宇宙到寰宇的轉型、從更高的時間到世俗時間的轉型等; 而在這眾多的轉型之中,人自身亦即自我的轉型無疑居于核心的地位。祛魅的轉型、世界的轉型、時間的轉型等,都是自我對它們的理解方式的轉變,而所有這些都離不開人對自身的理解,正如平卡德( T. Pinkard) 所說,在泰勒的著名論述中,我們是自我解釋的動物[2]。不管是可滲透自我還是緩沖自我,所描繪的都是人對自我及其在宇宙中位置的新感知,從可滲透自我到緩沖自我的轉型,指的就是人的這種自我感知的轉變。[3] 對于前現代的人來說,自我從屬于實在的邏格斯( logos) 鏈條,自我是這種邏格斯鏈條的一部分。自我被這種宏大的秩序所規定,并從中獲得意義。脫離這種邏格斯鏈條的自我是不可想象的。對于現代人來說,自我是一種內在化了自我,是脫嵌了的自我,即他不再從屬于實體性的邏格斯鏈條,而是變得獨立自主。自我與世界有著明確的區分,自我是內在的,而世界是外在的,自我可以不依賴于外在的秩序而存在,泰勒說道: “從宇宙中分解出來,意味著人類主體不再被理解為宏大的、賦予意義的秩序的構成性因素。[4] 從中可以看到,前現代的自我和現代的自我有著巨大的差異,從可滲透自我到緩沖自我的轉型理論所要考察的就是這種巨大的轉變是如何發生的,它會帶來什么樣的效應。 

  需要注意的是,對于泰勒來說,重要的是考察人們對自我的感知、對自己在宇宙中位置的經驗,而不是關于自我的抽象理論。泰勒深受現象學的影響,主張回到生活經驗本身。自我轉型意味著人們自我經驗和自我感知的轉型。雖然泰勒也會論及很多哲學家的自我理論,但他關注的核心始終是生活世界當中的原初自我經驗。 

  一、自我轉型與祛魅 

  ()迷魅世界中的可滲透自我與祛魅世界中的緩沖自我在泰勒看來,從可滲透自我到緩沖自我的轉型與從迷魅到祛魅的轉型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泰勒認為,前現代的人生活在一個迷魅的世界中,所謂迷魅的世界是指我們的祖先所認同的神靈、鬼魔和道德力量的世界[5]。與這樣的迷魅世界相對應的就是可滲透的自我。泰勒在談到可滲透的時候說: “一旦意義并非僅僅限于心靈之中,一旦我們落入那種魔力,進入外在的意義力量的場域,那么,我們就將這種意義想象為我們身處于其中,或者,可以被它們穿透。[6]所謂祛魅的世界,指的是神靈、鬼魔退場之后現代人生活于其中的世界,與祛魅的世界相對應的就是緩沖的自我。泰勒在談到緩沖的時候說: “對于一個充滿神靈與魔力的世界,這種自我是不開放的、不可滲透的,也是不容易受其傷害的,這就是我所說的緩沖的。[7]簡單來講,可滲透自我意味著一種對迷魅開放的自我,自我與迷魅之間并沒有明確的界限; 緩沖的自我則意味著自我對于迷魅是不開放、不可滲透的,在自我和迷魅之間有一個明確的界限??傊?,泰勒是在祛魅與迷魅的背景下,來談論可滲透自我和緩沖自我的。因此,要想把握可滲透自我與緩沖自我,就必須從迷魅的世界與祛魅的世界入手。 

  在泰勒看來,要區分迷魅的世界與祛魅的世界,最為關鍵的地方就在于明確心靈與世界的關系。對于祛魅之后的現代人來說,人們很自然地認為心靈是包含著情感、理性乃至靈性的處所,而且心靈專屬于人。更為重要的是,心靈是人的一個內在的領域。內在性是心靈的一個典型特征,以此它才能夠區別于外在的世界: “我們把我們的思想、觀念或者情感考慮為內在于我們之中,而把這些精神狀態所關聯的世界上的客體當成是外在的。[8] 人們也正是從這個角度來區分自然和道德、自然規律和道德法則等。這樣的區分對于現代人來說,是如此地習以為常,以至于人們將它們作為不言自明的前提而接受下來,日用而不知。祛魅之后的現代人普遍接受了一個背景框架,泰勒吸收了維特根斯坦的理論,認為人的行為背后總是隱含著使其意義得以確立的背景框架,德雷福斯( Hubert L. Dreyfus) 對此說道: “泰勒指出,對一個人的觀點的自明的保證,典型地體現在維特根斯坦所說的圖景之中———一種很大程度上未經反思的背景理解,即一種看待事物的方式,這種理解看起來是如此之明顯、如此地具有常識性,因而它是不可以被質疑的。[9] 雖然人們可能并不必然意識到這種背景框架,但它們時時刻刻在起作用,乃至滲透到我們的日常經驗之中?,F代人之所以這樣來經驗世界和自我,是同其背景框架分不開的。雖然我們可能并未去主動地反思這樣的背景框架,而僅僅是以一種天真( naive) ”的方式把它接受下來。泰勒所要考察的重點就在于: 這樣天真的理解方式,是如何在歷史的過程中逐漸形成的。從迷魅到祛魅的轉型影響深遠,它塑造了現代人的自我認同方式。緩沖的自我對于現代人來說是非常熟悉的,現代人就是這樣來理解自身的; 但是緩沖的自我對于前現代的人來說卻是非常陌生的,甚至是不可理解、不可想象的,因為他們生活在一個不同的世界中,具有不同的世界圖景。他們把世界想象成彌漫著神靈、鬼魅與魔力的世界,人的心靈與世界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甚至不存在的,心靈本身就是世界的一部分,并且同世界相貫通。內與外的嚴格區分此時尚未建立起來。心靈本身并非是內在的、不可滲透的。神靈、鬼魅及其魔力完全可以滲透進人的心靈之中,影響甚至控制人的心靈。例如,在迷魅時代,經常有靈魂附體的記載,靈魂可以進入人的身體之中,然后接管人的身體。這樣的案例實際上已經預設了靈魂可以跨越人與世界之間的界限,可滲透性是其不言自明的前提。 

  總之,滲透與緩沖是區分兩種不同類型的自我之關鍵所在。接下來,我們就具體考察一下滲透與緩沖的含義。 

作者簡介

姓名:張瑞臣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