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 語言應用
基于格式塔理論的典籍翻譯研究
2020年01月03日 18:13 來源:《江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作者:楊正軍 李發根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典籍翻譯是對外推介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手段, 也是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媒介。格式塔理論主張整體性思維模式, 反對部分與整體的模糊合成推理, 對中國文化典籍的整體譯介具有方法論指導。借用格式塔理論, 從“何為”“如何為”等層面對典籍翻譯予以描述和理論闡釋。其中, “何為”強調格式塔理論的關注點及其核心概念與典籍翻譯之間的邏輯關系;“如何為”意指格式塔理論對典籍翻譯的方法論指導以及典籍中的格式塔意象如何被完美感知或再現。在典籍文本譯介過程中, 應遵循格式塔理論的閉合性、異質同構等原則的規約, 以整體拓展至部分的階序邏輯以及“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循環轉換方法實現文本格式塔意象的提取, 從而達到對典籍文本意象的傳遞和再造。

  關鍵詞:典籍翻譯;格式塔質;異質同構;意象再造

  作者簡介:楊正軍,博士, 江西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講師,研究方向為英語教學論、翻譯學;李發根,博士, 南昌理工學院教授,研究方向為語言學、話話分析、翻譯。

  基  金:江西省社會科學基金項目“中澳少數民族語言政策對比研究” (編號:17YY19) ;江西省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現代英漢小句復合體語義結構與語義功能對比研究——系統功能語法視角” (編號:14WX301)。

 

  典籍是承載、保留、傳承中國傳統文化的載體。典籍翻譯是對外宣傳和推介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媒介。當前, 典籍翻譯已成為譯學界關注的焦點。中國英漢比較研究會下設的典籍英譯專業委員會已多次召開典籍英譯研討會、典籍翻譯與海外漢學研究高層論壇等學術會議。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湖南出版社等出版機構刊印了典籍英譯系列叢書。我國外語類影響力較高的刊物, 如《中國翻譯》《上海翻譯》《外語教學理論與實踐》《東方翻譯》等專設“典籍翻譯”“中國文化走出去”“漢籍外譯”等欄目, 大力支持典籍翻譯及其相關研究。葛浩文、顧彬、施舟人、林戊蓀、許淵沖、潘文國、汪榕培、謝天振、何剛強、王宏印、羅選民等大批中外學者致力于中國文化典籍翻譯的理論與實踐工作, 闡發對典籍翻譯以及中國文化走出去的認識等。本文對格式塔理論觀照下的典籍翻譯及其方法論指導等內容予以闡釋。

  一、格式塔理論的核心概念與典籍翻譯

  格式塔理論發端于對視知覺 (物理、生理、心理等) 領域中各種現象的分析, 認為知覺到的東西要大于眼睛所見到的東西。在任何一種經驗的現象中, 其每一部分各具特性且互相關聯。在心理學領域, 該理論的研究較復雜。其中, 柏林學派的領軍人物惠特海默 (Wertheimer) 、苛勒 (K9hler) 、考卡夫 (Koffka) 等基于康德的先驗論和胡塞爾的現象學, 對整體性和關系性進行了研究, 反對19世紀末馮特 (Wundt) 的元素主義 (elementarism) , 對鐵欽納 (Titchener) 的構造主義 (structuralism) 提出異議, 主張整體性 (holistic) 思維模式, 認為意識或行為整體并非是毫不相干的各部分疊加和捆束, 而是一個動態、開放、相互關聯的存在。

  (一) 格式塔質之于典籍翻譯

  格式塔質又稱“完形質”, 是格式塔理論的核心概念。格式塔質強調物體的意象是“客體中的某種結構、關系在人的知覺中的呈現”, [1] (P82) 是“感覺信息和腦內力場進行相互作用時所引起的完整的、有組織的認知經驗”, [2] (P101) 并在大腦中形成一定的“腦圖” (mind map) 。[3] (P49) 這一認識又緣于現象學對意識行為、意識對象的描寫和分析, 注重心理現象、心理過程的有機完整性以及感知體驗的組織性特征, 反對將其肢解或碎片化, 是對傳統“原子式” (atomistic) 認識范式的批判和顛覆。格式塔質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天人合一”“萬物一體”具有相似性, 與黑格爾的整體觀、系統論的整體性原理、狄爾泰的整體論等具有異曲同工之妙。在語言與翻譯領域, 格式塔質與西方語篇語義研究中的宏觀結構理論、中國學者提倡的“和合翻譯”等具有某種契合性, 認為事物的整體源于且超于各要素的性狀和效力, 是按特定結構方式形成的意象規定性。

  格式塔理論主張知覺經驗的整體性, 對典籍文本的翻譯具有一定的啟示。因為, 人的心理現象具有格式塔質, 語篇也具有格式塔質。對于典籍文本而言, 格式塔質是其基本屬性, 典籍翻譯的文化信息傳輸首先應從整體層面把握篇章結構、語言文化特點、信息內容、意義關聯等, 凸顯“意象”的整體性、統一性, 其邏輯關系可以用公式表達為:典籍文本格式塔言、意、象≥ (字+詞+句+篇章) 言意象。需要說明的是, 此處的“+”并非是普通意義上的加和, 而是各個組成要素的“有機和”。換言之, 典籍文本的解讀與語言表達、意義構建和意象再造具有一定的系統關系。因為, 語言表達是呈現文化信息形塑格式塔意象的有形載體, 在源語文本與譯語文本中都是通過語言表達來建構和再現文化格式塔意象, 發揮了合文本的“格式塔意象再造”功能。[4]文化格式塔意象是在語言表達和意義傳遞的基礎上通過主觀認知和客觀描述而呈現的一種圖示框架。其中, 主觀認知是翻譯行為者基于源語文本的語詞、句法和意義, 結合自己的知識儲備和認知經驗, 在頭腦中建構一種抽象的物象完形;而客觀描述則是結合源語文本中的語言文化信息, 選擇與之匹配的詞句和規約的語言符號, 傳遞其對應的文化意義, 在譯語文本中完整地投射格式塔意象。

  由此, 在典籍翻譯過程中, 文本格式塔意象是各個意象塊或意象群的有機整合, 翻譯行為者應將語言表達、語篇結構背后“懸置”或存而不論的意象予以表征, 使其趨于完形呈現。格式塔之于典籍文本的翻譯突破了傳統的原子論或結構主義導向下的字當句對, 實現了翻譯方法的整體論轉變。

  (二) 閉合性原則之于典籍翻譯

  根據惠特海默的觀點, 閉合性是當“刺激的特征傾向于聚合成形時, 即使其間有短缺處, 也傾向于當作閉合而完滿的圖形”, 它緣于行為者心理上的一種“完形壓強”, 旨在通過對“缺陷”和“空白”的補缺, 建構一個具有和諧美的“完形體”。[2] (P42) 據此, 意象或圖像等的空白是其閉合的先決條件, 閉合是格式塔意象或圖像的完形趨向。當格式塔質未完成時, 閉合是完形趨向的過程性環節;當格式塔質已完成時, 閉合是其結果性存在。此外, 閉合性還強調對格式塔意象的連續性描寫, 反對將其割裂為感覺、意象塊等元素。從翻譯層面來看, 閉合性有利于對文本格式塔意象的提取和補缺以及意義、意象的連貫和承接。

  典籍翻譯的閉合性可以從兩個層面加以理解:一是對文本中的字、詞、句、篇章等有形載體的補充性解讀, 即根據文本語境提取其語言文化信息, 并使其意義完整化;二是對文本背后文化信息的完形理解, 即通過對中國文化內涵及其言外之音的表達和文化意象的創造性補缺, 使源語文本與譯語文本的文化意象達到和諧與平衡。因此, 源語文本投射的“格式塔質”是在語言表達的基礎上高度整合其言、意、象, 體現藝術作品的完形性特征。這就要求翻譯行為者具備自發和自覺的意象“閉合”能力, 即整體反映源語文本的思想內容和藝術形式, 并對其予以適切性配位和補缺的能力。前者是翻譯行為者的一種潛意識行為能力, 是根據源語文本信息本能地尋找與之相對應的詞句, 進而呈現其文化格式塔意象的能力;后者是翻譯行為者的有意識行為能力, 是行為主體自覺地解讀源語文本后在心理上產生一定的信息刺激, 并在自己的認知場域內予以信息匹配或關聯推理, 最終形成與源語文本文化信息相一致的文化格式塔意象。翻譯行為者的這種自發性和自覺性閉合能力使典籍文本的格式塔意象在語言配對和審美體驗中趨于完形。正如尤金·奈達所言, “優秀的翻譯是一種創造性的藝術。它既是再現, 又是轉變, 因為它的目的是要在本義和聯想義兩個方面達到表象上與結構上的真實”。[5]

  (三) 異質同構原則之于典籍翻譯

  通常而言, “刺激—反應” (S-R) 之間并不呈機械對應關系, 它們在時空上的連續性可以知覺為一個整體, 而且這一過程是積極主動的。格式塔心理學家把觀察者知覺現實的觀念稱作心理場 (psychological field) , 被知覺的現實稱作物理場 (physical field) 。[6] (P5) 在力的場域中, 心理場與物理場在大腦中經知覺加工后建構或重構同型、一致的樣式或模式時, 便形成格式塔的“異質同構”, 它“涉及到格式塔心理學關于心理的機制以及內在的生理過程和心身關系等問題的看法和主張”。[2] (P232)

  典籍翻譯的異質同構是翻譯行為者的感知力結構、接受力結構與文本的召喚力結構之間產生的“共振”。緣此, 源語文本的格式塔意象能夠在譯語文本中得到完美建構, 翻譯效果倍增。感知力結構是指行為者在解讀典籍文本時受語言能力、翻譯能力以及文化目的、文化態度、文化立場、價值觀、判斷力等因素影響而表現的具有特定翻譯傾向的結構形態, 是作用于翻譯行為者的外力集合;接受力結構是指行為者本身在具備一定的知識與能力的基礎上對源語文本中語言文化表征意義的一種結構化認知, 并通過信息加工與吸收, 最終實現文本意象的再造和傳輸;文本召喚力結構是指文本各個結構塊承載的信息和意象投射至翻譯行為者, 在其大腦中產生與文本原有意象相匹配的格式塔意象。典籍文本是由字、詞、句等形式結構塊和信息結構塊組成的篇章結構, 每一個結構塊都是特定意象塊的體現。其中, 字、詞、句、篇章等構成了顯性結構塊, 其背后的意義和內涵構成了隱性結構塊。顯性結構塊的召喚是基礎性的;而隱性結構塊的召喚是無限的, 在具體的語境中具有開放性。

  因此, 在典籍翻譯過程中, 翻譯行為者既要注重源語文本語言信息的傳遞, 也要構建和再造與之相似或相同的文本格式塔意象。翻譯效果的優化是翻譯行為者感知力、接受力以及文本召喚力等各個力權重的結果。當各個力達到合規律的理想態, 源語文本的格式塔意象能夠在譯語文本中得到完美建構, 形成與源語文本中相和諧的格式塔意象。反之, 典籍文本的格式塔意象在提取和再造時略顯不足, 勢必影響文化格式塔意象的心理體驗。

  二、格式塔理論對典籍英譯的方法論指導

  20世紀末, 中國譯學界就翻譯的科學性與藝術性爭論不休, 姜秋霞、[7] (P29) 方夢之、[8]方克平[9]等學者曾撰文就此予以討論。本文無意舊調重彈, 僅強調典籍翻譯是科學性與藝術性兼而有之的統一體??茖W性是典籍翻譯的“質”的層面, 強調語言文化信息的真切表達和傳輸, 藝術性是典籍翻譯的“美”的層面, 注重文本格式塔意象的構建、再造及其審美體驗。文化信息缺失、文化意象殘缺等成為典籍翻譯和中國文化走出去的瓶頸。在典籍翻譯過程中, 為了補償信息缺省, 建構或再造文化格式塔意象, 通常需要翻譯方法的多元統一。

  (一) “自上而下”的典籍翻譯模式

  “自上而下” (top-down) 是一種系統的分解過程和層級的操作方式。Bruce&Georgeson曾指出, “自上而下的文本分析或較高層次的感知體驗會規約和引導較低層次的意象分析”。[10] (P106) 文化意象的整體性不僅要提取其單元意象或意象群, 而且還要借助意象的相互協調與有機組合實現對格式塔意象的宏觀把握, 注重“文本作為整體所具有的格式塔質”。在典籍翻譯過程中, 首先要根據文本信息, 結合特定的認知體驗以及對文本背后社會歷史文化背景等內容的了解, 從整體上把握語篇意義, 初步提取典籍文本所呈現的格式塔意象架構。因為, 典籍文本的意象“是各個成分綜合而成的有機統一體”, [11]是無法也不能根據部分意象來度量的。其次, 對其結構或意象予以“分組” (grouping) , (1) 確定句群以及分句間的邏輯關系。[12] (P4) 最后, 進一步重組和布局語篇結構, 仔細推敲文字, 以便更精準地表達語言?!白陨隙隆钡姆椒ㄓ兄谕诰蚝桶盐諠摬赜谔囟ㄕZ境中深層的文化內涵和格式塔意象, 正確解讀典籍文本中具有連續性的意義, 加強對譯語文本的謀篇布局與術語表達的統一與規范等。

  (二) “自下而上”的典籍翻譯模式

  “自下而上” (bottom-up) 是行為主義的集成操作論和方法論。從語義認知的角度而言, 該方法強調將典籍文本的意義由小句逐漸延伸至小句復合體乃至整個語篇, 實現對文本文化信息的綜合性解讀。

  在典籍翻譯過程中, “自下而上”的方法是翻譯行為者借助字詞句等載體實現文本信息的編碼和整體意義的建構, 在頭腦中匹配與之相似的意象, 實現文化意象的跨文化映射和再造。因此, 字斟句酌的對應或等值實現了對部分意象的獨立考察。雖然, 該方法有悖于當下譯學界的科學翻譯法、整體翻譯等理念, 但它是在整體翻譯的前提下對文本信息及其格式塔意象的提升, 是把握文本信息的途徑之一。其中, 源語信息的再現反映了對典籍文本中語言表達和句法結構的理解以及對文本中格式塔意象的逐級提取和再造?!白韵露稀钡姆椒ㄓ兄诎盐詹煌瑢蛹壍囊庀笠约拔谋靖袷剿庀蟮倪壿嫲l展, 是一種微觀視角下文本語義的靜態轉換過程和意象的構建過程, 它可以是翻譯的前期準備, 出現于對源語文本信息的最原處認知, 也可以是翻譯的后期補充, 在格式塔意象的整體觀照下實現字詞的精進推敲。

  (三) “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的會通

  斯奈爾·霍恩比 (Snell Hornby) [12] (P39-43) 提倡翻譯研究的綜合法, 其理據源于格式塔心理學的完形原理、亞里士多德的整體觀、語言學家洪堡特的語言世界觀等, 認為整體是由具有內在關聯的部分構成的有機體。典籍文本的翻譯注重多元方法的綜合運用, 因為“文本語言的分析是通過自下而上的數據驅動機制與自上而下的概念驅動機制相結合進行的”。[13] (P37) 如果單純地以“自下而上”的翻譯方法為主導, 翻譯的信息編碼就有可能肢解源語文本信息, 零品斷章的語言轉換和意象提取僅是對支離破碎的意象塊的代數加和, 積字成句的信息轉換難以抽取出源語文本中高度整合的格式塔質, 翻譯的質量也由此難以保證。因此, “如果從局部出發, 處理不當, 譯文的整體畫面受到損害, 意象便會支離破碎, 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藝術品”。[11]同理, 如果單純地受“自上而下”翻譯方法的驅使, 源語文本中具有言、意、象的格式塔質因譯語文本中語言和句法的不當表達而使部分語義無法得到完全表征, 意象的殘缺或模糊性難以使源語文本讀者群和譯語文本讀者群產生感受共鳴。

  “自上而下”的方法能夠避免翻譯過程中對典籍文本的感性判斷, 避免翻譯過程中格式塔意象的碎片化, 有利于從整體上了解事物的性質?!白韵露稀钡姆椒ㄊ垢泄俳邮艿皆夹畔⒌妮斎? 并將連續的、雜亂無章的信息聚合為有意義的信息組, 有助于源語文本與譯語文本的“視界融合”。兩種方法的會通使典籍文本中的言、意、象在“質”與“美”上得到整合和優化, 使譯入語讀者既見樹木之美, 又見森林之美。

  三、結語

  格式塔理論注重整體組織, 反對元素分析, 該理論的格式塔質、閉合性原則、異質同構原則等為我國典籍文本翻譯提供了新的視角。作為承載、保留、傳承中國傳統文化的載體, 典籍文本大都具有超越于語言詞句信息的文化格式塔意象, 且該意象是由多個元素有機組合的相對完形的關系網絡, 即格式塔質。在解讀典籍源語文本和譯介典籍文本時應把握源語整體意象, 遵循閉合性、異質同構等原則之于典籍文本的規約, 采用整體拓展至部分的階序邏輯以及“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循環轉換方法, 不斷提取和建構典籍文化格式塔意象, 從而實現格式塔質的再造和源語語言文化信息的意境傳遞。

  參考文獻

  [1]魯樞元.文學的跨界研究:文學與心理學[M].上海:學林出版社, 2011.

  [2]王鵬, 潘光花, 高峰強.經驗的完形:格式塔心理學[M].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 2009.

  [3] 東尼·博贊.心智圖圣經[M].孫易新譯.臺北:耶魯出版社, 2007.

  [4] Jiang, Qiuxia.Aesthetic Progression in Literary Translation[J].Translators’Journal, 2008, (4) .

  [5]安新奎.翻譯教學與學生創造性思維能力的培養[J].西安外國語學院學報, 2001, (2) .

  [6][德]庫爾特·考夫卡.格式塔心理學原理[M].黎煒譯.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7.

  [7]姜秋霞.文學翻譯中的審美過程:格式塔意象再造[M].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2.

  [8]方夢之.翻譯中科學與藝術的再現[J].外國語, 2002, (2) .

  [9]方克平.論翻譯中的矛盾:忠實、科學、藝術[J].中國翻譯, 1999, (6) .

  [10] Bruce, V.P.R.Green&M.A.Georgeson.Visual Perception[M].Psychology Press, 1996.

  [11]姜秋霞, 權曉輝.文學翻譯過程與格式塔意象模式[J].中國翻譯, 2001, (1) .

  [12] Blackburn, J.M.A Review of Gestalt Psychology[M].BJP, 1940, (360) .

  [12] Snell-Hornby M.Translation Studies:An Integrated Approach[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1.

  [13] Bell, Roger T.Translation and Translating:Theory and Practice[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6.

  注釋

  1根據格式塔心理學家的觀點, 在知覺體驗上, 分組 (grouping) 是決定物體組織的重要特征之一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of the features determining the organization of objects in perception is grouping.) 。

作者簡介

姓名:楊正軍 李發根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