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 其他分支學科
 時間與情態的交疊 ——論“趁”字句的主觀性
2020年01月03日 17:20 來源:《湖南社會科學》 作者:唐玉環 儲澤祥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趁”是現代漢語普通話中表“利用時機”的介詞, 這一語法功能在宋代就已成熟?!俺谩弊志渚哂泻軓姷闹饔^性, 即說話人認為“趁”后的時點是謂語行為實施的最佳時間條件。除了用“趁”之外, 現代漢語方言中還可以用“趕、就、搭、傍”等詞表“趁著”義?!俺谩弊志渲饔^性的認知基礎在于:由于時間與事件高度關聯, 因此時間與句子情態也相互交疊。

  關鍵詞:時間條件;情態;趁;主觀性

  作者簡介:唐玉環, 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 長沙學院影視藝術與文化傳播學院副教授;儲澤祥, 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

  基  金:湖南省社會科學規劃基金項目:“先秦諸子議論語篇的多維研究” (編號:14YBA015)。

 

  引言

  語言的基本功能在于表情和達意, 主觀性是語言的重要特征之一, 滲透于語言的表達過程之中, 存在于語言的各個層面?!俺谩弊志涑浞煮w現了說話人對時間、機會的主觀判斷, 由于時間與情態的相互交疊, “趁”字句呈現出強烈的主觀性。

  對比漢語中的兩個句子:

  (1) 今天天氣晴朗, 很多人出去登山。

  (2) 趁今天天氣晴朗, 很多人出去登山。

  我們可以發現, 例 (2) 比例 (1) 多了一個介詞“趁”, 兩個句子的意義因此有所不同, 例 (1) 是一個客觀陳述, 說明在“今天天氣晴朗”的條件下, 人們實施了“登山”這種行為。例 (2) 除了陳述這個事實之外, 還蘊含了說話者的主觀認知和評價, 即這種天氣條件很可能馬上就會隨時間的推移而消失。因而例 (2) 隱含了這樣的推理:“最近天氣不好, 今天的晴朗很難得, 這種好天氣可能不會一直持續, 因此必須在天氣變化之前趕快行動?!?/p>

  沈家煊指出, 語言的“主觀性”是指說話人在說出一段話的同時表明自己對這段話的立場、態度和感情。1顯然, 與一般的句子相比較, “趁”字句, 即以介詞“趁”帶賓語X作為構成要件的句子蘊含了說話者的判斷與評價, 帶有很強的主觀性。學界以往對介詞“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其歷時演變上和“趁”與“趁著”的區別上, 如馬貝加論述了漢語“趁著”義詞語的歷史發展, 2真大成考察了“趁”的歷史演變, 3萬瑩對“趁”與“趁著”的區別進行了較深入的分析。4但是學界對“趁”字句主觀性的研究極少。本文主要從四個方面探討“趁”字句的主觀性:“趁”字句的結構形式與語法意義、“趁”字句主觀性的句法-語用特征、現代漢語方言中的其他“趁著”義介詞、“趁”字句主觀性的認知基礎。

  一、“趁”字句的語法形式與語法意義

  “趁”, 《現代漢語詞典》對其介詞功能的釋義是:利用 (時間、機會) ?!俺弥迸c“趁”的語法功能極為類似, 二者的區別主要是受音節韻律和句子長短的影響, 本文不做區分, 文中論述“趁”時也包涵了論述“趁著”。

  介詞“趁”由動詞“趁”虛化而來, 馬貝加認為, 魏晉南北朝時, “趁”僅少量出現, 意義為動詞性的“追趕”、“追逐”。5真大成進一步指出, 表追趕義的“趁”, 最早在5世紀中期是陜甘一帶的方言詞, 后來, 在隋、唐文獻中“趁”開始大量出現, 作動詞, 意義最初也是“追趕、追逐”。6例如:

  (3) 師曰:“赤腳人趁兔, 著靴人吃肉?!?(唐·《五燈會元卷第十一》)

  (4) 父母得此語已, 遂即乘馬奔趁, 行至十里趁及。 (《唐·敦煌變文卷八》)

  (5) 這遍若不取我指撝, 不免相公邊, 請杖決了, 趁出寺門, 不得聞經。 (唐·《敦煌變文卷六》)

  (6) 游魚趁暖處, 忽爾來相聚。 (唐·皮日休《奉和魯望漁具十五詠》)

  (7) 魚銜嫩草浮池面, 蝶趁飛花到酒邊。 (唐·章碣《觀錫宴》)

  (8) 巡街趁蝶衣裳破, 上屋探雛手腳輕。 (唐·韋莊《途次逢李氏兄弟感舊》)

  “趁”作動詞時, 主語大部分都是具有行為能力的人或動物, 賓語也大都是具有動態行為的人或物。人或物“追趕”目標時, 在時間上往往是同時, 動作上往往相伴相隨, 于是“趁”逐漸引申出“伴隨”義。

  (9) 到處貧隨我, 終年老趁人。 (唐·姚合《武功縣閑居》)

  (10) 朝隨燭影出, 暮趁鼓聲還。 (唐·白居易《暮歸》)

  (11) 遣青蛾趁拍, 斗獻輕盈, 且更傳杯。 (《宋·黃裳《錦堂春慢》)

  (12) 雜還飛鸞, 花裀上、趁拍紅牙, 余韻修揚, 竟海變桑田未止。 (宋·史浩《采蓮》)

  例 (9) (10) 中“趁”與“隨”對舉, 意為“伴隨”, 例 (11) (12) 中的“趁拍”既可以理解成“追著節拍”, 也可以理解成“隨著節拍”?!俺谩钡陌殡S義使之常常帶賓語出現在多動詞結構的VP1位置, “趁”便成為句中的次要動詞, 這種語法意義和語法位置很容易使“趁”從次要動詞虛化成介詞。7

  在宋代, “趁”作為介詞基本成熟, 賓語多是時間性很強的季節、天氣、節令、年齡等名詞, 如“晴”、“雨”、“涼”、“閑”、“早”、“青春”等, 并且這些時間性成分之前還可以加上否定性的成分?!俺肵”后接主體的目的性動作行為, “趁”字句的“最好趕在……之前”的意義也逐漸明確, 這種意義具有很強的主觀意愿性。

  (13) 趁取群芳未搖落, 暇日提魚就煮。 (宋·劉克莊《賀新郎》)

  (14) 莫待青春晚, 趁鶯花未老, 覓醉尋歡。 (宋·仇遠《憶舊游》)

  (15) 趁取未殘時, 醉花前、春應相許。 (宋·葉夢得《驀山溪》)

  例 (13) (14) (15) 中的“趁”或“趁取”都可以理解成“趕在‘群芳搖落’、‘花老’、‘花殘’”之前, 做全句的時間狀語, “趁”表利用時機的介詞功能基本成熟。

  從明清白話小說到現代漢語中, “趁”的“伴隨”、“趕在……之前”的意義繼續發展并得到廣泛使用。

  (16) 秦明上了馬, 拿著狼牙棒, 趁天色大明離了清風山, 取路飛奔青州來。 (明·《水滸傳第三十四回》)

  (17) 我如今趁武大未歸, 過去問他借歷日, 細細說與他。 (明·《金瓶梅第三回》)

  (18) 趁如今酒醉飯飽, 我共師兄去, 手到擒來!” (明·《西游記第六十二回》)

  上例中, “趁X”為時間狀語, 謂語一般為“走”、“去”、“飛奔”等目的性很強的人的動作行為動詞。

  綜合以上“趁”的歷時發展過程, 我們可以將“趁X”句的語法結構形式概括為:

  N (主語) +趁+X+VP, 如:鄉親們趁著晴天搶收麥子。

  “趁X”作句中的狀語, 主語既可以在“趁X”前, 也可以在“趁X”后。呂叔湘在《現代漢語八百詞》中指出, “趁”后的賓語“X”可以是名詞、動詞、形容詞和小句, 8這種賓語具有很強的時間性, 大部分都可以換成名詞性的“X的時候”或“X的機會”。如:

  (19) 粽子要趁熱吃?!兆右脽?(的時候) 吃。

  (20) 他趁我不注意逃走了?!梦也蛔⒁?(的時候) 逃走了。

  (21) 他趁著休息看了一下報紙?!弥菹?(的時候) 看了一下報紙。

  但不是任意名詞、動詞、形容詞性成分都可以充當“趁”的賓語, 徐緯地指出處所名詞、專有名詞、表絕對性質或狀態的形容詞等都不能進入“趁X”結構, 如我們不能說“趁他”、“趁老張”、“趁今天”、“趁書”、“趁太陽”等。9“趁”的賓語具有隨時間變化的特點, “趁X”必須構成一個判斷, 這個判斷進而成為后續謂語的條件。

  因此, “趁X”句的語法意義可以歸納為:

  施事利用X所在狀態的時間去實施某種行為, 或施事趕在“X”變化之前實施某種行為。其中, “X”與謂語動詞處于伴隨狀態, 并且“X”是謂語行為實施的最佳時點或必要時間條件。因此根據上述三例可以推導出下面的否定性時間條件句:

  (19) '粽子要趁熱吃?!淞说脑捑筒缓贸?。

  (20) '他趁我不注意逃走了?!易⒁獾脑捤吞硬涣?。

  (21) '他趁著休息 (的時候) 看了一下報紙?!恍菹⒌脑捀緵]時間看那份報紙。

  二、“趁”字句主觀性的句法-語用特征

  語言的主觀性主要體現在說話人的情感、說話人的視角和說話人的認識三個方面。10“趁”字句的主觀性主要體現在, 從說話人的視角出發, 說話人主觀上認為“X”是施事實施某種行為的最佳時間, 因而對這一時間持肯定的情感態度。例:

  (22) 那虞候道:“不是我兩個要慢走, 其實熱了行不動, 因此落后。前日只是趁早涼走, 如今怎地正熱里要行?正是好歹不均勻?!?(《水滸傳第十六回》)

  例 (22) 中對于“早晨”這個時點, 虞候主觀上認為是最佳時間, 因此說“趁早涼”。虞候并不愿白天熱的時候走, 所以“熱”就只反問“正熱里要行?”, 而不問“怎地要趁熱里行?”

  在“趁”字句中, X是肯定性結構的話, “趁X”結構一般是現實情態, 以進行時最為常見;X是否定性結構的話, “趁X”結構一般是非現實情態?!俺肵”結構的后續謂語為過去時或將來時, 表達已經或將要實施的帶有強烈主觀色彩的行為, 這種行為是說話人認為在當時的情勢下, 施事應該或必須進行的且對施事是一種受益的行為。

  (23) (王進) 扶娘上了馬, 趁五更天色未明, 乘勢出了西華門, 取路望延安府來。 (《水滸傳第二回》)

  (24) 秦明上了馬, 拿著狼牙棒, 趁天色大明離了清風山, 取路飛奔青州來。 (《水滸傳第三十四回》)

  在“趁”字句中, X作為最佳時機由施事者根據當時的情勢主觀決定。例 (23) (24) 中“天色未明”與“天色大明”都是時間條件, 但意義相反, 在不同的情況下, 都是最優選擇, (23) 中, “天色未明”是最佳機會, 與此相反, (24) 中“天色大明”是最佳機會。

  “趁”字句與施事主語的得失密切相關, 因此“趁”字句有其特定的句法語用特征。

  (一) 句中常出現表急切義的時間副詞或句后常追加錯過時機的不良后果

  “趁”所帶的賓語一般都是機會、有利的狀態等, 這些要素具有很強的時間性, 都可能隨時間的推移而發生改變, 因此“趁”字句的謂語或前后小句經常出現表示快速義的副詞, 如“快”、“趕緊”等, 營造出一種緊急、急迫的上下文語境, 充分體現了“趁”帶有“趕”的時間性。

  (25) 火德與雷公道:“……, 大圣是個慣家熟套, 須教他趁此時候, 一則魔頭困倦, 二來夜黑無防, 就請快去, 快去!” (《西游記第五十二回》)

  (26) 父親今天不知為什么這樣喜歡, 全答應了他們:“快去換衣裳, 趁著早晨涼快, 好上植物園去?!贝蠹一胖χヮA備。 (老舍《牛天賜傳》)

  (27) “你快改了妝, 趁他今日榮歸吉日, 我送你過門去罷!” (《二刻拍案驚奇卷十七》)

  (28) 是的, 他得趕緊替天賜張羅著, 趁著自己還有口氣。 (老舍《牛天賜傳》)

  (29) 唐家急著趁寶慶生病的機會, 撈它一把。 (老舍《鼓書藝人》)

  同時, 在有些“趁”字句后, 還追加延遲時間或錯過時機造成不良后果的論述。如:

  (30) 二奶奶酒過兩盅, 跟寶慶說, “趁她還沒出漏子, 趕快出脫了她。等有了孩子, 或是弄出一身臟病, 就一文不值了?!?(老舍《鼓書藝人》)

  (31) 作家, 就是一頭奶?!怀糜心痰臅r候存些奶粉錢, 老了也只有清水冷豬頭找個廟堂扮莊嚴相這一條路好走了。 (王朔《無知者無畏》)

  (32) 南希轉向戈玲:“你說呢戈老師。咱們女人圖什么?又不想開天辟地, 治國安邦, 圖的不就是個舒服嗎?趁年輕的時候不玩老了想玩沒人跟你玩了?!?(王朔《誰比誰傻多少》)

  (33) 出名要趁早呀, 來得太晚的話, 快樂也不那么痛快。 (張愛玲《傳奇·再版序》)

  這種追加錯過時機的表述更是加強了“趁”字句的時間緊迫性, “趁”前或“趁”后加否定詞“不”或“沒”, 形成否定時機的表達, 表明說話人的主觀推理, 即如果時機經X一經錯過, 晚了一步, 施事便會在物質上或精神上蒙受重大損失, 表現出結果的主觀不如意。

  (二) “趁X”前常加表道義情態的動詞、副詞

  “趁”前帶有表主觀意愿的情態動詞“要”、“須”、“該”、“想”等, 表現出說話人基于情理推導的道義情態, 表達說話人對“X”表達的時間的肯定態度。

  (34) 藕花恰莫礙行舟。要趁潮頭八月、到揚州。 (宋·李彌遜《虞美人》)

  (35) 須趁良辰美景、繞園行。 (《宋·洪適《南歌子》)

  (36) 且趁霜天鱸魚好, 把貂裘、換酒長安市。 (宋·張輯《賀新郎》)

  (37) 豬八戒:“今日也受用這一下子, 卻該趁飽兒睡覺去也!” (《西游記第九十二回》)

  (38) 要是倒的話, 得趁著八月節前:等錢用, 可以賤點。 (老舍《牛天賜傳》)

  “趁X”前還可加語氣副詞“何不”, “何不”傳遞的是反問語氣, 用反問的語氣進一步表達了該時間“應該如何做”, “何不”與“趁”共同使用, 加強了句子的主觀性, 去掉“何不”則語氣減弱, 主觀性也相應減弱。

  (39) 何不趁此良宵, 完成好事? (《初刻拍案驚奇卷二十三》)

  (40) 云曰:“二將軍已建奇功, 何不趁今日擒住夏侯楙, 以定大事?” (《三國演義第九十二回》)

  (41) “今我四人既已結義了哥哥三人, 何不趁此氣數未盡之時, 尋個了身達命之處……, 江海內尋個凈辨處安身, 以終天年, 豈不美哉!” (《水滸傳第九十四回》)

  (三) “趁X”前常加“不如”“不若”等表比較的動詞

  “趁X”前加上表比較的“不如”、“不若”、“莫若”等動詞, 通過與其他條件進行比較, 說話人就可以對“X是最好時機”進行確認和強調。

  (42) “明日又來廝殺, 不若趁他喘息未定, 眾人慌張之時, 我們趕到, 必獲全勝?!?(《初刻拍案驚奇卷三十一》)

  (43) 不如趁此微微月色, 路徑好辨, 走了去吧! (《初刻拍案驚奇卷十二》)

  (44) 不如趁這妮子未生之前, 尋個人家嫁了出去, 等他帶胎去別人家生育了, 糊涂得過再處。 (《二刻拍案驚奇卷十》)

  (45) 依老身愚見, 莫若趁此青年美貌, 尋個好對頭, 一夫一婦的隨了他去。 (《喻世明言第一卷》)

  (四) “趁X”結構與“把”字結構共現

  “趁”字句的特點之一是謂語具有強目的性, 表處置的“把”字句也是一種含目的構式的主觀性較強的句式, 11“把”字句的語用特點是突出受事客體的結果狀態, 因此“趁X”結構與后續處置結構自然兼容共現, 并且處置介詞“把”、“將”的賓語多為利益受損方。

  (46) 眾囚徒道:“他到晚把兩碗干黃倉米飯和些臭鲞魚來, 與你吃了, 趁飽帶你去土牢里去, 把索子捆翻, 著一床干藁薦把你 (武松) 卷了, ……不消半個更次, 便結果了你性命。 (《水滸傳第二十八回》)

  (47) 他 (寶慶) 身體太弱, 病趁虛而入, 把他折磨得死去活來。 (老舍《鼓書藝人》)

  (48) 她 (二奶奶) 打定主意趁秀蓮還不太懂事, 趕緊把她賣掉, 給個有錢人去當小老婆。 (老舍《鼓書藝人》)

  例 (46) (48) 中施事分別為“獄吏”、“二奶奶”, (47) 中使用了擬人手法, 施事為“疾病”, 三個句子中“把”的賓語分別為“武松”、“寶慶”、“秀蓮”, 三個人物在句子中都是利益受損者。

  三、現代漢語方言中的“趁著”義介詞

  “趁”字句的語法形式、語法意義和語用特征在現代漢語方言中也有類似的表現, 不過除了用“趁”之外, 現代漢語方言中還可以用“趕、就、搭、傍”等詞表“趁著”義。

  (一) 湖南衡陽、婁底方言 (屬湘方言) 中的“趕”

  衡陽方言前山話中, “趕”可以作動詞, 與普通話用法相同, 但“趕”還可以用來表示利用條件或機會, 如果后續名詞是單音節的, “趕”不需要加“噠” (相當于普通話的“著”) , 如果后續名詞是雙音節的, 則可以加“噠”。12

  (49) 天快黑了噠, 趕光快些插。 (天快黑了, 趁著有光亮快些插。)

  (50) 趕噠好天曬咕些谷。 (趁天氣好曬了些谷子。)

  (51) 你趕噠年輕要多讀書唧。 (你趁年輕要多讀書。)

  (52) 趕噠有空你去整起那部單車。 (趁著有空, 你去修理那部單車。)

  (53) 趕噠老師還冇來, 我人打兩盤撲克。 (趁著老師還沒來, 我們打兩盤撲克。)

  (54) 趕噠身體還冇出毛病, 多挵下唧。 (挵:勞動)

  湖南婁底方言中介詞“趕”相當于“趁”, 但能充當介詞“趕”的賓語的不多, 13如:趕熱吃、趕到涼快好歇氣、趕火架鐺 (趁火旺時架上鍋子煮菜。比喻趁機會做某事, 相當于“趁熱打鐵”) 。

  (二) 湖南隆回方言 (屬湘方言) 中的“就”

  在湖南隆回方言 (湘方言) 中, “就”、“就到”相當于普通話的“趁”、“趁著”。14

  (55) 就你在這里, 給我安起天線著。 (趁著你在這里, 幫我把天線裝好。)

  (56) 就到我沒在, 偷咕我格東西。 (趁著我不在, 把我的東西偷走了。)

  (三) 湖南石門方言 (屬西南官話) 中的“搭”

  湖南石門方言 (筆者家鄉話) 口語中, 普通話的介詞“趁”或“趁著”的含義用“搭”或“搭倒”來表達。

  (57) 搭你在這里, 我們一起把那個事講明白。 (趁你在這里, 我們把那件事講清楚。)

  (58) 粽子要搭熱底吃。 (粽子要趁熱吃。)

  (59) 搭倒天還沒黑, 我們趕緊走。 (趁天還沒黑, 我們趕緊走)

  (60) 搭倒還年輕, 好生搞下學習。 (趁著還年輕, 好好學習。)

  “搭”除了介詞用法之外, 在石門方言中還可以作動詞, 如:“搭瓜棚”、“搭車”、“搭信” (捎信) 等。

  (四) 蘇州方言 (屬吳方言) 中的“傍”

  在蘇州方言中, “傍”可以表達普通話的“趁”的含義, 但限于“傍早”、“傍熱”等較固定的結構。15

  (61) 打鐵要傍熱。 (打鐵要趁熱。)

  (62) 傍早轉去仔吧, 屋里著實過不下去哉。 (趁早回去吧, 家里實在過不下去了。)

  現代漢語方言中的這幾個“趁著”義介詞中, “趕”來自追趕義, 因為“機會”具有很強的時間性, 必須趕在或搶在機會消失之前付諸行動?!熬汀?、“搭”、“傍”與伴隨義相通, 強調伴隨某種時間條件下采取某種行動。因此, 就“趁著”義的介詞而言, 漢語方言與普通話極為相似, 都來自追趕義或伴隨義。

  四、“趁”字句主觀性的認知基礎

  “趁”字句的主觀性與人們的認知習慣密切相關, 其認知基礎在于時間與事件、時間與情態具有高度的相關性。

  (一) 時間與事件高度關聯

  1. 所有事件都存在于時間的鏈條中。

  時間與事件有密切的關系。時間是事物存在的本質特征之一, 所有的事物包括事件、狀態、動作行為、人和物等都存在于時間之中。時間又是無形的, 人們無法直接感知, 但可以通過在時間中發生的占據一定時長的事件來感知。16我們還可以通過某個事件或動作來指稱相關的其他事件的時間, 因此有“一袋煙的工夫”、“轉眼之間”等說法。

  當幾個相關事件同時進行, 并且事件之間有邏輯上的條件關系時, 就很適宜用“趁”字句, “趁X”結構充當伴隨條件。如“天氣晴朗”與“曬被子”之間既是條件與行為的關系, 也是時間上的伴隨關系, 因此就可以構成“趁”字句――“趁天氣晴朗曬被子?!?/p>

  2.“趁X”是事件實現的機會性時點。

  在“趁”字句中, X是一個機會性時間, 謂語VP的核心動詞所敘述的事件發生時間正好在X的時間范圍之內, 因此, “趁X”句中的“X”是謂語VP所述事件實現的機會性時間參照點。例如:

  (63) 王婆道:如今這搗子病得重, 趁他狼狽里, 便好下手。 (《水滸傳第二十五回》)

  (64) 她 (胖菊子) 要是真打算走, 就得快――把東陽所有的錢都斂了去。不能等他病好, 趁他臥病在床, 正是大好機會。 (老舍《四世同堂》)

  例 (63) 中, “王婆認為武大郎病重”正好是下手的機會, (64) 中“胖菊子”認為“東陽臥病”正是“她”走并卷走財產的機會。因此“趁X”是謂語所述行為實施的機會性時間。

  (二) 時間與情態相互交疊

  1. 人們對時間的感知具有主觀性。

  人們對時間的感知既具有客觀性, 又具有主觀性。時間具有客觀性, 時間無始無終, 宇宙中的所有人和事物都存在于時間的進程之中, 為了充分利用時間, 我們用一系列的科學儀器來精確地標注時間。春去秋來, 斗轉星移, 時間的流逝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但同時, 人們在社會中生存, 人對時間、機會的利用與感知卻可能會因時、因地、因交往對象的不同而有差異, 因此對時間的感知也具有主觀性, 漢語中的“光陰似箭”、“一日三秋”的雙重矛盾感受正是這種主觀性在語言中的體現。

  時間與情態有交疊之處。話語情態是指說話人在言說時, 要根據自己與聽話人在具體場合中的特定交互關系來表達自己的意圖, 因此言說者說出的話語都帶入了自己的主觀態度和評價。17所有事物均存在于特定時間中, 人們必然根據自己在事件中的得失好惡對特定時點或時段作出評價, 例如:

  (65) 文英來得正巧, 我想, 明天剛好是禮拜天, 我有空可以陪她出去玩一天。 (陳瘦竹《職業》)

  (66) 這天恰好是星期六, 晚飯后, 大家聚在院子里開了個晚會, 用擊鼓傳花的形式, 輪流演出節目。 (奚青《天涯孤旅》)

  (67) 不巧的是, 此時正逢值中班的醫生、護士和上深夜班的護士、醫生交接班。 (棧橋《招魂》)

  (68) 進了村, 找到了遲心正的家, 真不巧, 只有他老伴在家里。 (金冊《山村訪問》)

  例 (65) (66) 中的“正巧”“剛好”“恰好”后所接的時間對說話人而言是積極的或好的, (67) (68) 中的“不巧”后所接的時間正好相反, 對說話人而言是消極的或不好的, 人們總是通過特定詞語傳達對時間的情感和態度。

  2.“趁”字句體現了對時間條件的肯定態度。

  Harris就曾強調說:條件連詞在使用時往往與某個時間值有關, 而時間連詞的最佳解讀也常常就是條件。18漢語的時間介詞“趁”也可以解讀為條件, 時間條件具備與否直接影響到人們的情感態度。例如:

  (69) 你趁此青春不去, 更待何時? (高明《琵琶記》)

  (70) 天賜真覺得必須養神, 不趁著年輕力壯養神, 什么時候才養呢? (老舍《牛天賜傳》)

  例 (69) (70) 兩句都否定句和反問句的組合, 從反面強調要“趁青春”“趁年輕”的時候去做某事, 這種時間條件體現了說話人的認知與立場, 又如上文中的例 (33) , 張愛玲的名言“出名要趁早呀!來得太晚的話, 快樂也不那么痛快”, 如果不及時抓住“這個時間”, 那么將會給行為主體帶來不好的后果或不良的心理感受。

  因此, “趁”后的X具有很強的動態變化性, 它不是單純的時間參照點, 而是一個機會性時點, 與施事的得失損益密切相關, 其本質上也是后續謂語的時間條件, 與其他類型的時間條件相比, 這種時間條件具有易逝性的特征。如“當/在我吃飯的時候, 他出去打球去了?!薄拔页燥垺眱H僅給后續謂語提供一個時間參照點。但換成:“趁我吃飯的時候, 他出去打球去了?!薄拔页燥垺辈粌H僅是“他打球”的時間參照點, 還意味著“我吃飯”是一個不會一直持續下去的機會, 可能“我是他出去打球的障礙”, 并且“我不吃飯的話他就沒有機會出去打球”。

  結語

  董秀芳 (2016) 19指出, 漢語十分重視區分客觀性表達與主觀性表達, 漢語中的一些主要的語法形式的出現都與主觀性表達有關。漢語中一些語法形式上的對立很多都是由于主觀性表達的需要。19“趁”是漢語普通話中專表利用時機的介詞, 由表“追趕”義的動詞“趁”虛化而來, 其介詞功能在宋代就已經成熟了, 發展至現代漢語普通話中, “趁”的語法功能逐漸單一, 其“追趕”的動詞義基本消失, 只具有“利用時機”的介詞義?!俺谩钡恼Z法化過程也是一個主觀性逐步凸顯的過程。

  現代漢語方言中, 除了用“趁”之外, 還可以用“趕”、“就”、“搭”、“傍”等介詞來表達“趁著”義, 其語義共性是“伴隨”或“追逐”, 這些介詞均為動、介多功能詞?,F代英語中用“while”或“before”來表示“趁著”義, 如“Strike the iron while it is hot. ([諺語]趁熱打鐵, 趁機行事。) ”, “Go at once while there is yet time. (趁著還有時間, 馬上去。) ”、“Let's go right now before it's raining hard. (趁著雨還不大, 咱們快走吧!) ”, “while”和“before”在英語中也均有多種含義, 相比之下, 漢語普通話中的“趁”的功能更為單一。

  綜上所述, “趁”字句充分體現了漢語句子表達中時間與情態的交疊?!俺谩焙蟮腦具有時間相對性, 這種時間實質上是一種極易消失的機會, 正是這種易逝性特征很容易激起人們的主觀情感, 并促使施事盡快去實現某種行為, “趁”字句從而具有強時間性與目的性, 體現出對施事獲利的高度關注。因此“趁”字句常常帶有說話人的主觀態度與情感, 從而呈現出很強的主觀性。

  注釋

  1 沈家煊.語言的“主觀性”和“主觀化”[J].外語教學與研究, 2001 (4) :268-275.

  2 馬貝加.漢語中趁著義介詞探析[J].溫州師范學院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 1995 (4) :25-29.

  3 真大成.說“趁”――基于晉唐間 (5-10世紀) 演變史的考察[J].中國語文, 2015 (2) :159-175.

  4 萬瑩.介詞“趁”和“趁著”[J].漢語學報, 2008 (2) :90-94.

  5 馬貝加.近代漢語介詞[M].北京:中華書局, 2002:160.

  6 同 (2) .

  7 劉堅, 曹廣順, 吳福祥.論誘發漢語詞匯語法化的若干因素[J].中國語文, 1995 (3) :161-169.

  8 呂叔湘.《現代漢語八百詞》 (增訂本) [Z].北京:商務印書館, 1995:119.

  9 徐緯地.說“趁……”短語的時間意動性[J].漢語學習, 1984 (3) :25.

  10 沈家煊.語言的“主觀性”和“主觀化”[J].外語教學與研究, 2001 (4) :268-275.

  11 沈家煊.如何處置處置式――論把字句的主觀性[J].中國語文, 2002 (5) :387-399.

  12 毛秉生.衡陽方言 (前山話) 的介詞[A].湖南方言的介詞[C].長沙:湖南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8:98.

  13 彭逢澍.婁底方言的介詞[A].湖南方言的介詞[C].長沙:湖南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8:121.

  14 丁加勇.隆回方言的介詞[A].湖南方言的介詞[C].長沙:湖南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8:138.

  15 石汝杰.蘇州方言的介詞[M].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2000:5.

  16 董秀芳.論“時”字的語法化[J].欽州師范高等??茖W校學報, 2000 (1) :48-54.

  17 徐晶凝.現代漢語話語情態研究[J].北京:昆侖出版社, 2008:188.

  18 王春輝.時間與條件的交疊[J].中國語文, 2013 (4) :322-331.

  19 董秀芳.主觀性表達在漢語中的凸顯性及其表現特征[J].語言科學, 2016 (6) :561-570.

作者簡介

姓名:唐玉環 儲澤祥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