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協同創新中心
加強制度供給 支撐鄉村振興戰略
2020年01月02日 10:4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袁方成 字號
關鍵詞:農村;鄉村振興;城鄉

內容摘要:推進鄉村振興,加強制度供給體系建設是關鍵。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指出,要“強化鄉村振興制度性供給”,并明確要求“到2020年,鄉村振興取得重要進展,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基本形成”。

關鍵詞:農村;鄉村振興;城鄉

作者簡介: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大歷史任務,是新時代“三農”工作的總抓手。推進鄉村振興,加強制度供給體系建設是關鍵。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指出,要“強化鄉村振興制度性供給”,并明確要求“到2020年,鄉村振興取得重要進展,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基本形成”。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進一步提出,全面深化農村基本經營制度、農村土地制度和集體產權制度等改革,激發鄉村發展活力。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的,要向改革要動力,加快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其中,“人、地、錢”是鄉村振興的關鍵要素。我們應以強化活化鄉村的制度供給和城鄉融合的體制機制創新為支撐,消除阻礙城鄉要素合理流動的機制缺陷,從而激活主體、激活要素、激活市場,推動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和平等交換,促進城鄉公共資源均衡配置,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制度支撐體系。

  從制度供給來看,要素均衡流動是核心。鄉村振興是區域—城鄉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其關鍵是解決要素流動的問題。長期以來,資金、土地、人才等各種要素單向由農村流入城市,已造成農村嚴重“失血”“貧血”。究其原因,城鄉“二元”分治扭曲了生產要素價格,阻礙了要素自由流動,促使勞動力、土地和資本等要素單向流向城市,導致城鄉發展不平衡。目前,我國鄉村存在的諸多問題,也大多根源于城鄉“二元”結構及其制度安排。因此,順應城鄉關系歷史性變化和鄉村發展新機遇,強化“人、地、錢”三大要素的有效制度供給,實現城鄉資源要素均衡流動,是鄉村振興的重要保障。

  就“人”來說,需要推進城鄉同權同利,強化人才培育引進。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鄉村振興,人才是關鍵”。強化鄉村振興的人才支撐,并非簡單的鄉村人力資本提升和改造,要處理好“走出去、過得好、引進來”的關系。在保障農民土地權益等成員權益基礎上,以同權同利為目標創新戶籍制度,構建戶籍一元管理制度、成本多元主體共擔機制,加快農業轉移人口穩步有序市民化長效機制,讓進城者順利“走出去”;持續推進農村基礎設施提檔升級,縮小城鄉教育、醫療、養老、公共文化等基本公共服務差距,重點建設農村“三留守”和困境兒童關愛服務體系,讓留村者能夠“過得好”;順應農村產業發展形態、生產方式和價值鏈條轉變趨勢,強化鄉村人才“引用育留”機制,通過示范、學習、合作、參與,提升農民人力資本和經營能力,完善與鄉村振興相適應的村社新型帶頭人。同時,暢通智力、技術、管理下鄉通道,建立有效激勵機制,吸引人才進入鄉村創業和從事農業經濟活動,把愿意入村者“引進來”。另外,應規避依托優惠補貼等差別性政策培育鄉村新型主體、龍頭企業和鼓勵回村創業問題。

  就“地”而言,需要健全完善產權制度,加快要素市場化配置。在鄉村振興過程中解決“地”的問題,關鍵是堅持完善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和要素市場配置,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建立健全土地要素城鄉平等交換機制,加快釋放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紅利。堅持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穩步推進農村土地制度改革,適時、穩步推廣農村“三塊地”制度改革,盤活提升農村承包地、宅基地、集體建設用地等土地資源價值。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全面推進承包地“三權分置”改革,探索完善承包權有償退出和經營權抵押擔保機制,促進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建立現代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扎實推進集體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探索建立符合市場經濟要求的集體經濟運行機制,保障農民財產權益并壯大農村集體經濟;改革宅基地無償分配制度,對超占部分收回或有償使用,探索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保障宅基地農戶資格權和農民房屋財產權;多種方式盤活農村閑置房屋和宅基地,提高資源配置效率。

  就“錢”而論,需要公共財政傾斜保障,構建多元投入格局。解決“資金”要素,關鍵是解決公共財政保障和投融資渠道拓寬問題。因此,我們應當完善財政投入保障制度、供給結構優化和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制。鄉村投融資機制的建立和調適,應當形成財政優先保障、金融重點傾斜、社會積極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以完善投入力度不斷增強、總量持續增加的“財政”要素制度體系。公共財政預算應向農業和農村傾斜,加快補齊發展短板。建議強化公共財政傾斜力度,健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財政投入保障制度,確保財政投入與鄉村振興目標任務相適應;應以農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提升為目標,加快建立新型農業支持保護政策體系,強化綠色生態導向,深化農產品收儲制度和價格形成機制改革,完善農業補貼制度,提高農業支持保護效能;堅持農村金融改革發展的正確方向,健全適合農業農村特點的金融體系,推動農村金融機構回歸本源,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滿足鄉村振興多樣化金融需求;明確政策邊界,完善和落實融資貸款、配套設施建設補助、稅費減免、用地等扶持政策,發揮好工商資本的積極作用;拓寬投融資渠道,改進耕地占補平衡管理辦法,建立高標準農田建設等新增耕地指標和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機制。

  由于“人、地、錢”制度并非相互割裂而是彼此關聯,因此應強化制度創新、政策協同和機制聯動。我們不僅要抓好“人、地、錢”等關鍵環節制度供給,破除一切體制機制性障礙,而且要避免因制度政策不協調、機制混亂而引起的沖突內耗、收益遞減問題。深化制度體系的整體性、系統性和協同性,既是執行中央頂層制度設計的客觀要求,也是構建鄉村振興制度支撐體系的關鍵內容。

 

  (作者系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農村綜合改革協同創新研究中心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袁方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