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成果應用
從時間指稱看兒童語用發展
2019年12月31日 08:5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于磊 字號

內容摘要:兒童語用發展是指兒童習得和運用適當的言語形式表達自身言語意圖或者在一定語境中獲得自身交流目的的方式。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兒童語用發展是指兒童習得和運用適當的言語形式表達自身言語意圖或者在一定語境中獲得自身交流目的的方式。E. Ochs & B. B. Schieffelin指出兒童語用發展應主要研究兒童對規約和共識的敏感性及其在語言發展階段與語言結構的關系;李宇明教授認為,語言對于兒童的價值在于運用,在運用中發展認知,滿足自己的各種需要以及發展自己的語言。研究表明,兒童語用發展是兒童語言學一項重要而迫切的任務。兒童語用發展涉及交際能力的發展、交際意圖的發展、會話結構構建、指稱建立等內容,時間指稱的建立即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時間指稱指代時間與事件之間的關系,是說話人主觀性的體現,傳遞著交際者話語內容所在的時間,是人類生存發展的重要基礎,也是兒童需要掌握的一個重要內容。李行德教授提出時間指稱習得既能檢驗語義發展理論,又可以揭示兒童語用發展的一個重要方面。目前兒童時間指稱習得已經引起研究者的關注,但是由此反映的兒童語用能力發展研究不多。

  時間指稱是兒童語用發展的重要體現

  漢語時間指稱系統通常由“時”“體”體現,依據時體統一研究觀,核心表征成分由動詞與時間副詞、時間助詞、助動詞、時間短語搭配而成,含有不同的時體意義,是兒童時間指稱習得研究的主要類型。兒童在語言習得中形成了時間意識和時間概念,并通過各種時間指稱表達方式外化體現,這一過程與認知的發展密切相關。認知是人類心智中關于知識、意識、思維、智力、想象等活動的發展過程和產物。皮亞杰認為兒童在感知運動時期的第六階段已形成現實的心理表征,能夠用外部行動和內部表征來理解和思考。張云秋教授指出皮亞杰的這一認知階段表明02;00歲左右的兒童初步具備了表達時間意識的認知能力。隨著這種能力的發展,兒童開始使用時間詞語,逐步掌握時間概念,能夠對自己或他人意圖表達的時間進行認知或推理。朱曼殊教授發現,兒童最初是通過自己和別人的動作來認識時間概念的?,F在的動作是具體可察覺的,因而首先理解現在,而過去的事是經歷過的,尚可追溯,繼而理解過去,但未來的事是渺茫的,難以捉摸,最后才理解將來。因此,兒童時間指稱語義范疇的習得在整體上遵循“現在—過去—將來”這一發展順序,由于時間指稱本身具有語義不確定性,在兒童時間指稱習得過程中反映的語義—語用互動關系是兒童語用發展的體現。K. M. Jaszczolt構建的默認語義學理論在有關語義、語用因素對話語意義加工方面具有較為完整的解讀模式,通過這一模式可以展現現在、過去及將來時間指稱話語中時體意義、不同主觀情態意義,以獲得確定的、完整的話語意義,是對兒童時間指稱習得及語用發展規律的具體解釋。我們按照兒童時間指稱語義范疇習得順序進行闡釋。

  在現在時間指稱語用發展中,兒童習得的詞匯意義和句子結構與無標記語言表達凸顯的認知默認結合在一起產生了規則現在時,這也是默認解讀。例如,“我在釣魚”這句話中時間副詞“在”與動作動詞共現,表達現在時進行體意義;而“我要做個房子”“現在我要吃飯了”這兩句話中的“要”與動詞組合,含有默認的現在時,通過詞匯意義和句子結構得出核心含義,利用語用推論得出語境含義,主觀意圖性和情態等級不同,分別表達動力情態意義和現在時體意義。其中,后者由時間詞“現在”觸發,使原有的情態意義具有清晰的現在時體語義內容。然而,這種時間詞語的組合在兒童話語中屬于非典型表達方式,以語言知識習得為前提,需要較高的認知水平和語言組合能力。

  在過去時間指稱語用發展中,兒童習得初始階段主要意圖是表達規則過去時體意義,通過詞匯意義和句子結構得到核心含義,結合認知默認獲得規則過去時。例如,“我做了一個小瓜”這句話中詞尾時間助詞“了”與動詞共現,表達過去時完成體意義。而一些有標記的過去時間指稱類型則需要一個緩慢而長期的習得過程,如助動詞“要”+過去時間名詞這種組合性表達方式習得就較為困難。因此,獲得不同程度情態義的語用能力仍處于發展中。

  在將來時間指稱語用發展中,兒童最初習得動詞+助動詞“會”的表達形式。兒童話語中的“會”除默認將來時意義外,還表達不同程度的情態意義,通過詞匯意義和句子結構獲得核心含義,由語用推論得出語境意義。例如,“雪糕會化掉”這句話表達對語境進行可能性推測的認識情態意義。而規則將來時體意義和其他類型情態意義的獲得,既需要兒童詞匯句子知識的不斷豐富,還需要認知能力和詞語組合能力的發展。

  時間指稱與兒童時間概念關系緊密

  目前兒童語用發展研究集中于語用交流行為、會話能力等內容,但對兒童詞匯、句式等語言習得中的語用問題關注較少。時間指稱作為兒童語用發展的一個重要內容,缺少系統研究,缺乏理論基礎,難以全面掌握兒童時間指稱語用發展特征。此外,由于單有時間詞語的理解并不能保證時間概念的形成,研究者認為時間詞語發展與時間概念形成之間的關系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而兒童語言的價值在于運用,所以有必要從時間指稱語用發展角度,揭示兒童時間概念的掌握和時間詞語的使用及發展問題。

  兒童時間指稱中時體意義與情態意義的語義表征過程,在本質上揭示了兒童語用能力的發展。隨著兒童年齡的增長、認知水平的提高,兒童逐步掌握時間概念并在運用中趨于成熟,通過詞匯句子知識與認知默認結合獲得時間指稱中規則時體意義,依據不同話語語境,通過語用推論獲得現在、過去和將來時間指稱中具體時間義及不同程度的情態義。而對于有標記的非典型時間指稱表達方式,需要兒童付出更多的心智努力。上述兒童習得及語用發展過程,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兒童時間概念的成熟。這就為克服現有研究中僅對兒童時間范疇習得順序及發展特征作出描述的局限性提供新的啟示。

  時間指稱研究有助于全面了解兒童語言習得

  通過時間指稱并合表征模式獲得的兒童時間指稱語用發展研究,為考察兒童時間概念的掌握和時間指稱表達方式的使用提供衡量維度。鑒于此,我們要遵循兒童“現在—過去—將來”這一時間認知發展順序,根據時間指稱語用發展特點,有意識地激發兒童時間意識和時間概念,了解不同時間指稱類型中的時體意義及情態意義的互動過程,幫助兒童習得時間指稱范疇中的原型成員,以通過認知默認方式獲得具體時體意義。此外,在具體語境中引導兒童認識時間詞語組合等有標記的表達方式,培養兒童語用能力,以恰當使用語用推論獲得不同程度的情態意義,在這一過程中幫助兒童發展語用能力。

  綜上所述,時間指稱既是兒童語言習得的一個重要內容,也是兒童語用發展的體現。掌握兒童時間指稱并合表征模式中時間義和情態義習得及語用發展過程,有助于進一步了解時間概念形成與時間詞語使用之間的關系,豐富兒童語言習得、語用發展、類型學及人類語言系統整體研究。此外,從語言知識、認知默認、語用推論等因素考察兒童語用發展中恰當表達時間以實現交際意圖的能力,還涉及兒童的意圖性、心理及思維狀態等方面。因此,可以將心理科學、認知科學、大腦和神經科學的研究方法、手段、內容融入兒童語用發展研究中,為我國兒童語言教育教學及評價提供理論依據及語言學視角。這有助于兒童時間認知及表達能力的發展,最終促進兒童語用能力的發展。

 

 ?。ū疚南岛邶埥髮W研究生創新科研項目(YJSCX2019-015HLJU)、黑龍江省經濟社會發展重點研究課題(外語學科專項)“社會建構主義視域下我國本科翻譯專業課程模塊研究”(WY2019061-C)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汉邶埥髮W西語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于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