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數據中心 >> 工作動態 >> 最新動態
向人類精神高地不斷邁進——談中國文學的世界價值
2019年12月27日 15:30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胡燕春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胡燕春(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要加強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和闡發,使中華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同當代中國文化相適應、同現代社會相協調,把跨越時空、超越國界、富有永恒魅力、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激活其內在的強大生命力,讓中華文化同各國人民創造的多彩文化一道,為人類提供正確精神指引。

  當前,我國社會面臨偉大變革,對世界發展進程和人類前進方向的影響不斷加深。這個過程,必然孕育著代表人類精神進步方向的時代精華。而文學作為時代進程的忠實記錄者和發掘者,正在以全面加速、深入拓展的勢頭,實現著自身的世界化。新世紀以來,中國當代文學有更多的機會,并以更積極的姿態漂洋過海,逐漸成為世界文學共同體中越發重要、極具活力的創造性力量。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的文學創作在堅持民族性的基礎上,更應該強化自身的世界性,呈現人類共有的情感底色,描繪與世界潮流共振的時代特色,向人類精神高地不斷掘進。

  文學可以讓人類更有力量地面對世界 

  “為人類提供正確精神指引”是對文學本質性價值的重要闡釋,說的是文學要著力挖掘人性相近、人心相通的共同意義。文學是世界語言,其中蘊含著社會與人生的基本原理,有助于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背景的人們消除隔閡,實現相互理解,達到思想的交流和心靈的溝通。文學創作要從民族與地方的特性中發掘出人類精神的同一性,得以在世界旅行中克服文化隔膜與沖突,從而打動世界各地讀者,使其產生強烈的情感共鳴。

  早在1922年,鄭振鐸就提出“世界的文學就是世界人類的精神與情緒的反映”。在他看來,全人類心手相連,精神、情緒具有內在一致性,在人類共同的精神世界里永久地綻放著更光明、更快樂的花兒,由此形成全人類統一體,文學就應該反映出人類共有的精神。時間過去將近100年,他的文學觀念依然值得珍視,并具有當代價值。

  人類擁有同一個家園,不僅意味著世界萬物的同在,而且意味著精神世界的會通。對人類精神家園的構建,文學始終不可或缺。面對世界存在的不確定性和各種一時難以擺脫的困境,文學都在著力書寫人性中的希望與美好,書寫人類的進步精神,目的是讓人類更有力量地面對這個世界。

  文學的外在呈現方式可以豐富多樣,其美學表現、敘事方式、修辭技巧固然重要,但內蘊其中的審美意識與思想價值需要具備普遍的可接受性。中國當代文學亟待擺脫自身的片面性與局限性,以審美的方式積極參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構,實現與世界文學潮流的同步,將著力點放在對人性與人心的洞察上,映照出人類精神世界的細密、幽微,助力人類結成牢固的精神紐帶,成為跨文化理解與溝通的橋梁,從根本上彰顯出文學的永恒魅力。

    精品力作必然燭照和挖掘人類共通的精神世界 

  縱觀世界文學傳世之作,都通過合理的結構、藝術的形式、精致的語言、形象的思維,對人類共通的精神境界進行全面而深刻的反映,是人們認識自己、觀察社會、理解世界的一個重要渠道。在這個過程中,經典作品還不斷深入探索人類精神世界的未知領域,拓寬人類精神世界的內涵與外延。人類因苦難而同情、因慈悲而同愛、因明智而同理、因圖強而同心,這是人類精神得以維系的重要根基。中西方的早期神話敘事,已經展露出人類童年時期的一些精神特質。與之相應,世界文學巨匠無不基于對人類命運的深切關懷去體察個體悲歡離合、國家興廢存亡,進而有所發掘,尋覓人類精神世界里隱藏的神圣之光。

  中國傳統文學不乏揭示人類精神進步的偉大作品。屈原的《天問》叩問天地萬象、賢愚善惡,挑戰唯天命是從的守舊思想,在探討世界、歷史、人生規律方面呈現出人類的求真精神。元代戲曲家紀君祥的雜劇《趙氏孤兒》,不僅具有與西方悲劇《哈姆雷特》相同的復仇主題,而且在表現道德與犧牲、正義與強權、忠誠與背叛的激烈沖突中,闡明了舍生取義的人間大義,在啟蒙時期的歐洲產生巨大影響,時至今日難掩其光芒,仍然經常登上歐美國家的演出舞臺。

  世界文學大師打磨而成的鴻篇巨制,都在力求掙脫人類精神的桎梏,發出人類共同的心聲,并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地方都能聽見回音。美國作家??思{始終堅稱要為全人類的勝利與永存送去不滅的希望而書寫,將自己畢生嘔心瀝血所從事的文學創作稱之為人類精神探索的工作,“是為了從人的精神原料中創造出一些從前不曾有過的東西”。錢鐘書同樣深具人類的共通意識,提出“東海西海,心理攸同”。當代作家劉慈欣的科幻小說《三體》和依據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流浪地球》,都在著力整合中國經驗,馳騁于尋找人類新家園的美好想象,表達出人類命運、中國在場的精神境界,將中國文藝創作推向世界文藝的前沿。

  可以說,經典文學作品都在深切地表達人類的共同期待,即文學要為人類的生生不息點亮精神燈塔、提供人文關懷,真正體現“為人”的目的,將人類精神書寫外化為直抵人心的情感力量。

    中國當代文學在人類精神書寫上要有新思路 

  自19世紀末20世紀初,中國文學伴隨著新舊力量的沖突與角逐,開始向現代轉型。盡管在主體性建構上做出了不懈努力,但終究難以擺脫“被譯介的現代性”陰影。世界文學格局還是被西方審美和思想價值主宰,中國文學的地位無法彰顯,所謂與世界文學同臺競技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向全世界敞開胸懷,中國文學聞風而動,重整行裝,向外眺望,透過不同的棱鏡來認識自我、定位自我、變革自我,在本土經驗與世界視野的融合上艱辛探索,持續地推動自身勇猛精進。經過持續發力和苦心經營,中國當代文學正在不斷贏得世界性聲譽,以強勁勢頭將中國的精彩故事、審美趣味和思想觀念呈現于世界各地的讀者。曹文軒充滿自信地斷言,最優秀的中國文學具備了世界水準。賈平凹明確表示,真實準確地寫出中國現實社會、寫出中國人的生存與精神狀態,也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瑞典漢學家馬悅然說過,當代中國文學已完全接軌世界文學。從總體上說,中國當代文學力求表現人類命運的共同關切,探析人類精神世界的內在奧秘,世界性價值逐漸得以彰顯。

  不過,面對新形勢、新情況、新格局,中國當代文學的世界性書寫要有新的思路。其中,建立起強大的文化自信是一個關鍵。中國傳統文化底蘊如此深厚,中國當代的社會發展進程舉世矚目,這些都是中國當代文學致力于世界性書寫的底氣與根基。從某種意義上說,把中國故事真正寫好了,自然就有世界性。把中國人的精神世界真正寫好了,也就能觸動每一個人的心靈,無論他來自哪里、身處何方。所以說,中國當代作家要充分發揮自己的創作個性、智慧才情,一面堅持立足本土、根植傳統、面向時代,一面恪守向著人類最先進的方面注目、向著人類精神世界的最深處探尋的創作理念,把自己擺到世界格局中去,擺到人性的基點上去,擺到為人類寫作的高遠目標上去。

  進入新時代的中國文學,面對伴隨高度全球化而來的文化交流與碰撞加劇的局勢,應該擔負起崇高的使命,寫出人類共同命運的中國擔當,為其揚帆出海提供壓艙石般的“精神重量”,這是關乎登臨世界文學之巔的重要命題。作家理應獨具慧眼,矚目如畫卷般精彩紛呈的中國現實,深刻挖掘中國道路、中國經驗、中國智慧的內在價值,在這個過程中投入一種人性目光,寫出一種天下情懷。

  好的文學作品是塑造未來的,是直抵靈魂的。作家是以文字為犁的辛勤勞動者,腳踩大地,心向天空。好的作家都懷有為全人類而寫作的高尚目的,都為人類精神世界的飽滿與豐盈奮筆直書。期待中國當代作家在文學書寫中注入終極關懷,注入深刻的人類意識,不斷書寫出展現人類精神進步的中國新史詩,為世界文學格局標示出一個新高度。

作者簡介

姓名:胡燕春 工作單位: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天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