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中國化:焦點議題及其當代價值 ——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的一種再認識
2019年12月30日 09:08 來源:《人文雜志》(西安)2019年第4期 作者:楊敏 字號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早期中國馬克思主義社會學/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早期中國馬克思主義社會學/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早期進程中,階級階層分析可以說是一系列重大問題的焦點所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原典以及后來的具體實踐一再表明,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是由馬克思和恩格斯所開創,列寧對殖民地半殖民地社會的深入研究使之豐富和深化,早期中國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推進其創新性發展的一個重要領域。從列寧對俄國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階級階層分析,到早期中國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對中國社會的階級階層分析,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實現了“民族形式”的更新。在這一歷史進程中,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與階層分析也越來越顯示出一體相融的特征,階級分析中內含了階層分析,階層分析則展現了階級分析面向現實的鮮活品質,這兩個側面始終相依不離、相輔相成,共同構成了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的理論和方法。對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這一領域的再認識仍有廣闊的空間,值得我們進一步鉤沉、發掘和深耕?!?

  關 鍵 詞: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早期中國馬克思主義社會學/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從中國社會學史研究看,“早期”范疇可有狹義和廣義之分,前者主要指社會學從西方傳入及中國社會學創始,至20世紀30年代抗日戰爭爆發;后者則指社會學從西方傳入及中國社會學創始,至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本文中,筆者是在狹義上使用“早期”這一表述。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的代表性人物主要有陳獨秀、李大釗、瞿秋白、李達、李漢俊、毛澤東、陳翰笙等。與其他學術群體相比,中國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頗具特點,他們中的許多人往往集多重身份于一身——從信仰上說是馬克思主義者,在職業上是職業革命家,在學術領域則是社會學家。他們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早的探路者。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核心問題在于,如何使馬克思主義適合于中國國情,從而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換言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必須回答如何使馬克思主義植根于中國社會這一問題,馬克思主義社會學中國化也因此是不可或缺的。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在傳入中國的百多年時間里,對中國社會的變革和進步產生了巨大影響,期間特別值得一書的是中國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為此做出的重要貢獻。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研究與實踐精神相結合的這一過程,確切說是,馬克思主義經典理論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過程,使社會學獲得了體現其學科特質的一種歷史方式。

  一、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中國化的重要問題及焦點議題

  從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中國化過程看,在一些經典論題上集中了中共建黨初期的重大問題的討論,并且具有持續性和貫穿性,從大革命、獨立武裝斗爭、土地革命到根據地時期,這些問題的劇烈爭論一直存在。其中,關于中國社會性質與中國革命性質、土地革命和農民問題、革命策略和統一戰線,這幾個問題之間有著密切相關且彼此遞進的關系,最終都是與階級階層問題聯系在一起的。也就是說,關于中國社會的階級階層分析幾乎是一系列重大問題的聚焦點,這就形成了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中國化的一個焦點性議題。誠如有學者所言:“探索中國共產黨階級分析的興起與發展,不僅是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史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認知近代中國思維方式變革史不容忽視的重要內容?!雹?/font>

  1.中國社會性質和中國革命性質與階級階層分析

  20世紀20年代中國共產黨建黨之初,確定中國社會的性質成為中國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共主要領導人(也是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的重要代表人物)對此作了論述。如陳獨秀在《中國共產黨對于時局的主張》《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1922)等文中,指出中國是“半獨立的封建國家”,作為一個被西方列強侵略、殖民化的封建社會,形成中國目前在國際上的特殊地位。②又如瞿秋白非常重視對中國社會的研究,對中國革命的性質和任務逐漸形成了清晰的看法。他在《中國的蘇維埃政權與社會主義》《政治報告討論后之結論》(1928)等文中,指出當前的中國革命是民權主義革命,革命的任務是肅清一切資本主義前期的封建式的社會關系、生產關系,并強調現在還不是社會主義的革命,在這一革命的完成過程中,有轉變為社會主義革命的可能,或者說客觀上轉變而成社會主義革命的趨勢。③瞿秋白的思考很大程度上反映出當時黨內存在的疑慮、分歧和爭論,是具有較強的理論和實踐的針對性的。

  在中國社會性質和中國革命性質的問題上,毛澤東做出了杰出貢獻。他指出:“只有認清中國社會的性質,才能認清中國革命的對象、中國革命的任務、中國革命的動力、中國革命的性質、中國革命的前途和轉變。所以,認清中國社會的性質,就是說,認清中國的國情,乃是認清一切革命問題的基本的根據?!雹芩M一步指出:自周秦以來,中國是一個封建社會;自外國資本主義侵略中國,中國社會又逐漸地生長了資本主義因素以來,中國已逐漸地變成了一個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他認為這就是現時中國社會的性質和中國的國情。⑤毛澤東通過對中國社會結構的分析,得出了中國社會性質的具體結論,回答了中國革命的性質、道路和前景等問題。

  這里應當指出的是,對中國社會和中國革命性質的分析必然涉及對中國社會階級階層的分析。事實上,這兩個方面有著直接的和內在的聯系,一定意義上可以說,對中國社會的階級階層分析是認識和把握中國社會和中國革命性質的基礎。早期中國共產黨人對外國資本家與本國資本家的共同點及區別,對依附于外國資本階級的買辦資產階級,對革命的敵人——官僚、軍閥、資本家——進行了甄別。如陳獨秀認為中國革命必須分為兩段路程:“第一段是大的和小的資產階級對于封建軍閥之民主主義的爭斗;第二段是新起的無產階級對于資產階級之社會主義的爭斗”。⑥這里內含了階級階層分析這一關鍵問題。在1921年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上,一些中共代表已經開始得出這樣的看法:軍閥是社會上一切其他階級的敵人,共產黨應該聯合其他階級打倒共同的敵人,甚至形成了工人階級、農民、小資產階級組成民主主義聯合戰線的認識。在這方面,毛澤東是具有典型性的。他早期的一些文作反映出,中國社會和中國革命的性質與中國社會階級階層的分析是直接聯系在一起的。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1926)一文中,他開宗明義地指出:“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過去一切革命斗爭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雹咚麖娬{,革命黨是群眾的向導,革命黨領錯了路必然會導致革命的失??;要取得革命的成功,必須注意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1936)中,毛澤東回顧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各階段的革命戰爭,指出了主要敵人是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分析了資產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農民以及無產階級對待革命戰爭的不同態度,認為“只有無產階級和共產黨能夠領導農民、城市小資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克服農民和小資產階級的狹隘性,克服失業者群的破壞性,并且還能夠克服資產階級的動搖和不徹底性(如果共產黨的政策不犯錯誤的話),而使革命和戰爭走上勝利的道路?!雹?/font>

  顯然,對中國社會和中國革命性質的把握離不開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階層分析。因為,中國社會和中國革命的性質取決于中國的社會結構和社會關系,取決于中國的階級階層結構和階級階層關系,以及這些階級階層之間的利益結構和利益關系。正是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階層分析提供了對中國社會性質和中國革命性質進行具體認識的切入點,進而提供了黨在革命過程中制定綱領、目標、任務、策略的現實基礎。

  2.土地革命和農民問題與階級階層分析

  土地問題和土地革命戰爭是與中國社會性質和中國革命性質相聯系的另一個重要問題。大革命時期,早期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如陳獨秀、瞿秋白、毛澤東等,對農民問題和農民階級作了深入討論。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國共第一次合作破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反帝反封建斗爭進入了土地革命時期,土地問題、農民問題、農村階級階層問題成為了理論與實踐的中心課題。與前一時期不同的是,這一時期黨內的文風、辯風出現了明顯變化,有研究者指出:“自批判‘立三路線’開始,對馬列主義原典的引用,冗長、繁瑣之風愈演愈烈,甚至在很多時候似乎在較量誰更熟悉馬列主義,‘言必稱希臘’,先有馬列語錄,然后才是實踐,實踐服從理論、理論裁制實踐的文風開始大行其道?!雹嶂泄惨恍└邔尤宋镆民R列主義原典的論戰形式下,反映的是這一時期土地革命的復雜形勢,以及圍繞中國國情的解釋和中國革命的判斷,黨內出現的新一輪更為激烈的爭論。

  如王明在其《反對兩個嚴重錯誤的傾向》(1930)一文中,認為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成分是“錯雜著的”,“現在階段的中國革命,在新高潮到來之時,有很快的轉變到社會主義革命的前途”,認識不到這一點就會犯“二次革命論”的錯誤。⑩李立三在《新的革命高潮前面的諸問題》(1930)中亦認為,現時全國革命斗爭日益接近直接革命的形勢,一省與幾省首先勝利建立革命政權的問題已經提到黨的任務前面,并提出緊隨著民主革命轉變到社會主義革命,要沒收土地,沒收帝國主義、中國資產階級的銀行企業工廠,由革命政府來組織生產管理生產。(11)瞿秋白則認為,現階段革命是反對帝國主義的資產階級民權革命,主要內容是土地革命,這一革命完成之后有轉變為社會主義革命的可能,但現在還不是社會主義的革命。在《關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國家的革命運動的補充》(1928)一文中,他引證列寧的民族與殖民地理論予以說明:“列寧教導說,在殖民地和落后的資本主義國家,農民是最基本的群眾,正因為如此,我們在那里搞的是資產階級民主革命?!?12)列寧的論述一方面指出了農民整體上是與傳統封建勢力相對立的,號召無產階級同“全體農民結盟”;另一方面也分析了農村的階級分化,農村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如富農)對立的現實。顯然,瞿秋白自覺或不自覺地已經運用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階層分析,初步闡述了對土地革命的策略性思考:在現階段反帝反封建的資產階級革命中,要團結全體農民;在社會主義革命中,無產階級要聯合農村無產階級、半無產階級和一切被剝削者,反對資本主義。在《中國革命和農民運動的策略》(1929)中他又重申:“我們的任務是——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離開階級的觀點,要組織城市和農村無產階級的密切的聯盟”。(13)

  還應注意的是,此前,1927年11月,中共在參照共產國際二大通過的《土地問題提綱》的基礎上,形成了第一個關于土地問題的黨綱——《關于土地問題黨綱草案的決議》,更具體地分析了農民階級內部的不同區別:除地主外,農民本身也有自耕農、半自耕農和佃農之分,“三種農民之中,都有貧農、小農、中農與富裕農民的區別”,“各種農民之中,在中國本部最大多數是貧農和小農”,他們的數量約占全體農民的百分之五十至八十左右;中國農村的無地農民(如苦力、雇農或稱佃農)等,他們受著最殘酷的剝削,是中國工業無產階級的始祖??梢?,對土地革命性質的判斷涉及了革命的階級路線及策略制定,而階級階層分析則是其中無法回避的問題。

  毛澤東從農民問題深入到土地問題、土地租稅問題及地權問題的分析。在他看來,中國革命必然是土地革命,因為中國社會問題的根本在于土地問題。在《國民革命與農民運動——〈農民問題叢刊〉序》(1926)中,他指出:“農民問題乃國民革命的中心問題,農民不起來參加并擁護國民革命,國民革命不會成功;農民運動不趕速地做起來,農民問題不會解決;農民問題不在現在的革命運動中得到相當的解決,農民不會擁護這個革命?!?14)他對軍閥、買辦階級、地主階級以及都市工人階級、學生、中小、商人進行了分析,認為若無農民從鄉村中奮起打倒宗法封建的地主階級之特權,則軍閥與帝國主義勢力不會根本倒塌。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1927)中,他著重指出,貧農占了鄉村人口的百分之七十,“沒有貧農,便沒有革命;若否認他們,便是否認革命;若打擊他們,便是打擊革命。他們的革命大方向始終沒有錯?!?15)在《反對本本主義》(1930)、《怎樣分析農村階級》(1933)等文中,毛澤東一再論述,土地革命的核心問題是階級階層問題。

  綜上,大革命時期中共關于中國社會和中國革命性質的爭論,進一步延伸到土地革命時期的不斷革命論與革命階段論,革命的轉變以及革命的特點、任務、路線、策略、前途等問題,并具體到對無產階級、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農民的地位、作用等的探究,這顯然不僅僅是對中國社會的階級分析,而且是對中國社會階層的更為細致的研究和甄別。正是在理論不斷面向中國具體實際的過程中,馬克思主義逐漸顯現出一種鮮活特質和民族形式,從而解決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本土立足的關鍵問題,回答了如何才能使馬克思主義這一外來理論植根于中國社會的問題。正是由于真正做到了理論聯系實際,中共能夠從中國具體實踐直面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經典論斷,使得這一時期引證原著文本表現出的教條主義、本本主義傾向能夠得以克服,這也促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提升到了一個更高階段。從學理和實踐的發展來看,早期中國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的階級階層分析,開辟了一條新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道路。

  3.革命策略和統一戰線與階級階層分析

  土地革命和農民問題與階級階層分析的探究繼續向革命策略的邏輯延伸,為統一戰線奠定了理論與實踐的基礎。早在1922年,鑒于中國的政治現狀和中共尚不足200人的實際情況,共產黨人理所當然地接受了共產國際關于在中國建立反帝反軍閥的民族民主革命聯合戰線的主張。(16)隨著大革命的失敗、國共第一次合作的破裂,中共內部的革命聯合戰線政策主張也滑向了低谷期。進入1930年代之后,日本帝國主義加緊實行對華侵略,中日民族矛盾逐漸上升為主要矛盾,這一客觀現實促使共產黨人必須思考如何實現中國社會各階級政治力量的整合,建立全民族抗日統一戰線問題因而被提到了一個重要位置。統一戰線概念本身包含著不同政黨、派別、團體之間在一定條件下的平等的聯合與合作,因而必然涉及對各種政治力量的分析、對不同社會階層(無產階級、農民、游民無產階級、軍閥、地主階級、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的分析,由此才能制定符合現實環境的斗爭策略,與一切可能的階級力量形成政治聯合。

  這一時期,在《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為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準備的文件》(其中第二部分是“土地問題提綱初稿”)(1920)等文中,列寧所闡述的馬列主義統一戰線理論中蘊含的階級階層分析,在中國實踐中得到了進一步發展。列寧指出了資本主義在非西方國家的一個重要事實,這就是在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存在著為數眾多的形形色色的中間類型——半無產者、小農、中農以及小手藝人、小手工業者和小業主等,無產階級本身也有比較成熟的和比較不成熟的階層,以及鄉土、職業、有時甚至宗教等等區分?!坝捎谶@一切原因,無產階級的先鋒隊,無產階級的覺悟部分,即共產黨,就必須而且絕對必須對無產者的各種集團,對工人和小業主的各種政黨采取機動、通融、妥協的辦法?!薄叭繂栴}在于要善于運用這個策略”。(17)列寧強調,只要各個民族之間、各個國家之間的民族差別和國家差別還存在,各國工人運動在運用共產黨人的基本原則時,就應“正確地適應于民族的和民族國家的差別,針對這些差別正確地加以運用”。(18)這對中共有著重要的指導意義。陳獨秀稱:“中國產業之發達還沒有到使階級壯大而顯然分裂的程度,所以無產階級革命的時期尚未成熟,只有兩階級(指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引者注)聯合的國民革命的時期是已經成熟了”。(19)國共第一次合作破裂之后,聯合戰線的斗爭策略仍然受到關注。依據列寧的著作原典,張聞天主張,要極巧妙地利用敵人之間的一切“裂痕”,利用各國資產階級之間以及各個國家內資產階級各集團或各派別之間的一切利益對立,利用一切機會獲得大量的同盟者,盡管這些同盟者是暫時的、動搖的、不穩定的、靠不住的、有條件的,(20)并強調在戰斗中學習,學習馬克思、列寧、斯大林那樣藝術地辯證地去運用與駕馭各種斗爭方式。(21)在中共的斗爭策略和聯合戰線主張中,其根本仍在于對中國社會各階級特別是各階層的符合實際的把握。

  抗日戰爭期間,毛澤東論述了民族統一戰線的中國化理論。在《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1935)報告中,他指出了抗日戰爭的一個嚴峻問題:“反抗呢?還是投降呢?或者游移于兩者之間呢?”中國一切階級和一切政治派別必須對這一問題回答“怎么辦”?;趯Α爸袊鱾€階級怎樣來回答這個問題”的深入剖析,他認為,中國工人階級和農民階級是中國革命最堅決的力量,青年學生和城市小資產階級已經發動了一個廣大的反日運動,大土豪、大劣紳、大軍閥、大官僚、大買辦階級的利益同帝國主義的利益是不可分離的,民族資產階級與地主階級、買辦階級是有區別的,這一階級有其復雜性,因左翼、右翼、中間態度可能陷入破裂,并指出,甚至地主買辦階級營壘中也不是完全統一的?!鞍堰@個階級關系問題總起來說,就是:在日本帝國主義打進中國本部來了這一個基本的變化上面,變化了中國各階級之間的相互關系,擴大了民族革命營壘的勢力,減弱了民族反革命營壘的勢力?!?22)毛澤東進一步指出,黨的任務就是把紅軍的活動和全國的工人、農民、學生、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的一切活動匯合起來,成為一個統一的民族革命戰線。顯然,毛澤東更直接地闡述了民族統一戰線與階級階層分析之間的關系。

  由此可見,抗日戰爭時期能夠形成一個廣泛的民族統一戰線,離不開馬克思主義階級階層分析在中國的創造性運用。有研究者指出:“現代‘階級’概念最早傳入中國,發生在清末時期。但這一觀念在中國真正產生較大影響,還是在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大規模傳入中國之后,特別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中國共產黨成立前后和大革命時期。此時,一批思想先驅努力運用階級分析方法,嘗試以階級觀點來觀察分析中國的社會問題,據此制定中國的革命方略,影響極為深遠?!?23)筆者認為,馬克思主義這一方法既是階級分析的,也是階層分析的,它們共同構成了馬克思主義根本方法的兩個側面。而且,就其對于馬克思主義的重要性而言,階層分析并不亞于階級分析。一方面,階級分析是以生產資料的占有作為劃分依據,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原則性,也反映了自私有制產生以來人類社會歷史現象的普遍性,是貫穿在社會結構、社會關系中的基本邏輯。另一方面,階層分析關系到社會生活中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等各種實際因素,依據財產、收入、政治態度等因素對個人、群體、組織、集團的現實作用和影響,可以更為細致和具體地甄別社會結構和社會關系、特別是現實的利益關系。這實際上體現了馬克思主義對階級階層采取的多元分析方法,這一方法避免了以單一因素對個人、群體、組織、集團進行劃分,也避免了對社會結構和社會關系、利益結構和利益關系的簡單化、片面化、抽象化的判斷??梢哉f,當馬克思主義面對不同社會、國家和民族的復雜情況時,正是階級階層分析的具體運用,使得馬克思主義的鮮活品質得以充分展現,也由此開辟了從思想理論轉向實踐策略的現實途徑。

作者簡介

姓名:楊敏 工作單位:中央財經大學社會與心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