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書情報學 >> 綜合研究
在漢唐故地看明月清風
2020年01月03日 16:55 來源:中華讀書報 作者:鄭小悠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對我來說,這一次的韓城游是個突發事件。本來嘛,陜西韓城是史遷故里,關中是漢唐舊畿,作為中國古代史學科鄙視鏈最下游的清史研究者,一般來講是沒有資格和機會參加這個區域的游學活動的,惟有對著朋友圈艷羨流涎而已。

  不過幸運之神總會光顧有自知之明的人,正當我轉發了中華書局這篇爆款推文,在朋友圈自怨自艾的時候,本次“伯鴻書香獎·《史記》主題游”活動組織者之一郭時羽女士忽然告訴我:“如果你感興趣,歡迎作為專家參加本次游學活動?!睍r羽的邀請如石破驚天,一語斬斷了鄙視鏈的枷鎖,讓我無法拒絕。太驚喜了!

  按照主辦方安排,韓城游共有四站,分別是太史公祠墓,梁帶村芮城遺址博物館,韓城的文、武、城隍三廟,以及黨家村古民居群落。既然是以歷史學者身份從游,到了現場不講幾句大概是混不過去的。那要講些什么呢?我自忖專業知識偏狹,書未讀唐宋以前,所以能插上話的恐怕只有后兩個目的地,至于前面兩站,恭聆諸前輩、學長教誨為是。然而甫至太史公祠正殿階前,我就發現,自己竟然有如許多想說的話!不僅僅因為祠廟的所在地山河壯美,深秋時節層林盡染,會讓人不由自主感嘆何謂鐘靈毓秀、何謂鸞翔鳳集;也不僅僅因為太史公的巨型雕像極富沖擊力,拾級可見的牌匾楹聯更是時刻提醒著我們這些讀史治史的徒子徒孫,這是一場具有瞻拜祖庭意義的旅行。

  事實上,最能激起我傾吐欲的,是正殿階前那些大大小小、年代錯落的致祭碑、重修碑、捐輸碑,碑文的作者和書寫者不乏名人,但更多的則是韓城當地的官員、士紳、里老。韓城司馬遷祠墓的所在地,是否確為他本人的埋葬地,還另待考證,但顯然從西晉永嘉以來,這里就被視為祭奠緬懷太史公的重要場所,是人們觀念中的文史勝域。

  好了,這樣的一幕,瞬間觸發了我心目中一個很有意思的明清史話題。在明清科舉史上,韓城是個很不一般的地方,特別是清代,被稱為“解狀盛區”,鄉賢名宦旗鼓相望,在朝中有“陜半韓”的美稱,又與山西之陽城、安徽之桐城并稱“三城”,以紀其“奇杰挺生、代不乏人”。如明之張士佩,清之張廷樞、王杰、吉同鈞,皆其佼佼。然而稍有歷史地理知識的讀者大概會跟我產生同樣的疑問,“三城”所在的省份,在明清時期均遠離政治經濟核心地區,即在本省之內,亦非都會省城的直接輻射區,且在地理上處于淺山地帶,雖然自有耕讀漁樵之樂,但并不是傳統概念中的繁華富庶之地。以我們今天人的概念,倉廩實而知禮節,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那何以讀書種子多出此偏居關中平原東北一隅的韓城?

  從太史公祠里為數眾多的重修碑、捐輸碑,我似乎能從某種意義上體會到一代代韓城子弟苦學成名、踵繼書香的原始動力。翻閱乾隆年間《韓城縣志》的“藝文”部分,可以看到不少明清文人拜謁頌揚太史公祠墓的詩文,在他們的筆下,這里的建筑壯麗、草木蔥郁,與我們今日所感一般無二,從未見荒祠敗冢的描摹,寒原枯木的浩嘆。然而在小農經濟的時代,特別是商品經濟不甚發達的陜西,讓一個辦公經費嚴重短缺的縣級衙門,和一群經濟實力遠遜于江南大族、山右巨賈的地方紳衿乃至普通百姓,每隔二三十年就湊出一筆不小的款項,維修、保護、供養規模如此宏大的太史公祠,真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情,這幾乎全部有賴于當地的管理者與人民的“覺悟”——對桑梓先賢的熱愛,對文化傳統的依戀。

  這種熱愛與依戀,促使韓城人對科舉成名、得君行道產生強烈追求。乾嘉時期的“狀元宰相”王杰是關學擁躉,他剛毅樸直,因為與和珅勢不兩立而得到學生嘉慶皇帝的無比推重,曾以“直道一身立廊廟,兩袖清風返韓城”之句賦歸,成為韓城晚近歷史上的最大驕傲。王杰家有三子,他不許兒子像很多官宦公子那樣,通過恩蔭或是捐納的渠道進入仕途,要求他們必須通過科舉考試才能為官,所謂“入仕則正途可也,不以宰相子孫喧耀于人”。而我們在韓城文廟也看到了一塊與王杰有關的石碑,寫得是:“賜進士及第、宮傅、大學士惺園王公捐銀五百兩,置田地取租,每逢鄉試到省分送,以助盤費之資?!币馑际钦f大學士王惺園公(王杰號惺園)捐資五百兩白銀,交給縣學購買田地,所獲地租用于資助家境困難的后學參加科舉考試。這些稍顯保守卻不失真摯的舉動,無疑會對鄉黨具有強烈的示范性作用。

  活動的第二天,我們來到韓城三廟,其中的“文廟”保存完好,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其規模之宏敞氣派冠絕西北,內有明儒薛瑄為之撰碑。薛瑄在明史上的“咖位”很高,是河東學派的創始人,也是明代第一個被官方請進孔廟從祀的大儒。能請來薛瑄一篇宏文,可見韓城小縣的面子之大。當然這里還有一層緣故:概因薛夫子的故鄉在山西河津縣,是與韓城隔黃河而望的鄰居?;鼐┖笪矣址喠藥讉€版本的韓城縣志,大感其修志團隊的高端。其中萬歷志由官至南京戶部尚書的邑賢張士佩主持修纂,乾隆志由時任陜西巡撫的名臣畢沅提議修纂并親任總裁,嘉慶志的主要編者則是正在陜西巡撫幕下供職的大學者陸耀遹。這種隨處可見的明清史“熟人”,讓我的韓城之行充滿了親切感,學科上有所窒礙的擔憂一掃而空。一路上我不由得把自己帶入成為一個生活在清代的韓城書生:耕讀傳家、克勤克儉,在黨家村的訓誡石前挨過戒尺,在城隍廟里看過社戲,誠惶誠恐拜過太史公的神牌,夢想去西安城的關中書院負笈求學,考舉人時領受過惺園相國的遺愛,中進士后在文廟里接下知縣老爺的牌匾……凡此種種,讓我深深意識到,文化的傳承雖然在很大程度上與政治、經濟、地緣等因素相關聯,但也自有其內在的理路,而在文化的傳承之路上,桑梓的先賢無論時代遠近,其啟沃之影響可稱無窮。

作者簡介

姓名:鄭小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的发行价格 新浪财经上证指数实时走势 天津快乐十分计划 万达股票 湖北快三一定牛预测豹子 捕鱼达人无限金币版 快中彩规则介绍 福建体彩11选五什么玩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