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歐洲研究
歐洲從戰略焦慮到戰略覺醒
2020年01月03日 16:39 來源:《世界知識》2019年第24期 作者:馮仲平 字號

內容摘要:內部分裂的危險和外部巨大的壓力令歐洲陷入嚴重的戰略焦慮,同時也激發出其強烈的危機感和憂患意識。大變局之下的歐洲該怎么辦?歐洲的戰略覺醒能否最終導致戰略自主?歐美、歐俄和歐中關系的演變發展將對此產生重要影響。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近年來,在多重危機的沉重打擊下,歐洲似乎變成了動蕩和衰落的代名詞。

  歐洲眼中的最重要的內外挑戰

  從內部來說,歐洲面臨的最嚴重問題是分裂的危險:英國脫歐、反對歐洲一體化的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的興起、拒絕接收難民的中東歐新成員國和老成員國的不和,以及飽受債務危機之苦的南歐國家和堅持以緊縮換救援的北歐國家的矛盾。

  從外部來講,令歐洲最難以接受和面對的是被美國盟友的“拋棄”。法國總統馬克龍最近在接受英國《經濟學人》采訪時稱北約已“腦死亡”。有些媒體分析說法國希望北約“死亡”,這種說法是錯的。馬克龍所表達的是對美國置盟友的安全和利益于不顧、自行其是的做法的嚴重不滿。由于美國在重大的戰略和安全問題上已經不和歐洲盟友協調討論了,所以馬克龍說北約已經“腦死亡”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多年來,可以說歐洲第一次遇到一個反對歐洲一體化的美國總統,歐洲人感到驚慌失措。特朗普喜歡和單個歐洲國家打交道,他不喜歡歐洲國家以歐盟的形式和美國談貿易、關稅等問題。即使歐洲國家是美國的盟友,特朗普也不喜歡。

  與其近鄰俄羅斯的緊張關系也令歐洲頭痛。從2014年到現在,歐盟和美國一直對俄羅斯實施制裁,雖然近年歐洲一些國家和俄羅斯不時進行一些雙邊的互訪活動,但歐俄相互敵對情緒還比較嚴重。

  此外,歐洲也將中國的快速發展所產生的競爭視為一種挑戰。過去兩三年,歐洲各界,包括政界、戰略界、學界以及媒體,都將美、俄、中并列稱為歐洲面臨的外部挑戰。2019年3月歐盟出臺的對華文件認為中國既是合作伙伴,又是“經濟競爭對手”,以及“制度性對手”(Systemic Rival)。所謂“制度性”指的是模式、體制,包括政府和企業的關系,以及意識形態等方面的涵義。

  歐洲的戰略覺醒

  內部分裂的危險和外部巨大的壓力令歐洲陷入嚴重的戰略焦慮,同時也激發了其強烈的危機感和憂患意識。

  2019年5月,歐洲議會大選前,歐盟所有成員國的報紙上都刊登了法國總統馬克龍的一篇文章。馬克龍在文章中指出:自二戰結束以來,歐洲從未像現在這樣重要,也從未處于如此危險之中。他和很多人擔憂的是,民粹主義勢力在歐洲議會中獲得更多的席位。最近,今年新當選的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比利時前首相)則呼吁,“歐洲公民不應成為美、俄、中的玩具,統一的歐洲應該自己決定命運?!?/font>

  2019年,歐洲戰略界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越來越多的人公開吶喊歐洲不能再昏睡不醒了,要趕快行動,直面挑戰,掌握自身命運。我將此稱為“戰略覺醒”。當然,沿此邏輯的敘事前幾年在歐洲已經出現了,但2019年可以說是集中爆發,并且可以說逐步達成一種共識。這是值得重視的。馬克龍2019年8月27日在法國駐外使節年度會議上的講話,無疑是此類敘事的“代表作”。在這篇可以被稱為“振聾發聵”的講話中,馬克龍提出了“西方霸權終結論”。無論是法國還是歐洲其他國家無人對此公開提出異議。當馬克龍說北約“腦死亡”的時候,默克爾明確表達了不同意見,但對于西方霸權終結的說法在歐洲沒有公開表達異議的人士。

  大變局之下的歐洲該怎么辦?馬克龍提出了振興歐洲的戰略,這就是所謂“歐洲主權論”。

  “歐洲主權”一詞現在在歐洲叫得震天響。馬克龍2017年剛上臺時就提出了“歐洲主權”,但當時他主要還是為了應對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試圖通過高舉歐盟層面上的主權旗幟來對沖民粹主義者強調的成員國的主權,包括英國脫歐、法國國民聯盟要求法國退出歐元區等。但現在馬克龍越來越將歐洲主權用來呼吁歐洲國家擺脫對美國的依賴,與其他大國平起平坐,實現戰略自主。歐洲主權的含義已經演進為戰略自主。用69名歐洲著名政界、學界人士的話來說,歐洲主權的要義是歐盟戰略主權,體現為成員國外交協調化、防務行動化。用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的話講,就是歐洲“要學會像大國一樣說話,把自己看成是一個地緣政治玩家”。

  能否結出“戰略自主”之果

  首先我們要看歐美、歐俄關系如何演變。當然,核心問題是歐洲的安全。由于安全問題,歐洲覺得需要美國,依靠美國主要是為了對付俄羅斯。所以說歐美、歐俄關系的根本問題是歐洲安全。在冷戰時期,歐洲盡管不甘心但為了安全不得不屈從于美國。冷戰后,北約的擴張刺激了俄羅斯。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后,北約再次將集體防御,也就是將對抗俄羅斯作為重點。然而,特朗普上臺以來隨著美國單邊主義、孤立主義的發展,歐洲覺得美國越來越靠不住,并著手從兩個方面來試圖解決歐洲安全問題。

  一是建設自身防務,這是2018年的一個主題詞。2019年歐盟開始積極推動,首次把防務預算納入歐盟預算;二是與俄羅斯開展戰略互信建設。這兩方面都不會很快就出現奇跡,都需要時間,而且很可能是比較長的時間,但是歐洲必須在這兩方面同時發力,才能夠處理好其與俄羅斯以及美國的關系。唯此,歐洲也才可能在國際上掌握歐洲主權,實現自主。

  與中國的關系也涉及歐洲獨立自主的問題。中國對于歐洲重要性的上升(中國從2016年開始取代美國成為德國的最大貿易伙伴可謂一個標志性事件),歐美分歧的增大,以及歐洲戰略自主意識的增強,這三個因素加起來,正在推動歐洲與美國、中國的三邊關系發生一些很有意思的變化。雖然是美國的盟友,但歐洲日益不愿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并力圖扮演中美之間的“平衡者”。

 

  (作者系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馮仲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网手机版 三分彩到底是什么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 广西快乐十分选号助手 能赚钱的捕鱼手机游戏 赌场扑克牌有什么玩法 河南快3走势图带连线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斗牛棋牌游戏? 维海配资